2017_08
31
(Thu)06:11

毛裝的構想


在聚會活動時遭遇穿毛裝的人已經是常態了
能有如此特別的全罩式服裝隔出空想與現實空想,真是偉大
不過消息來源表示,一件大約是六位數出頭……真的是很現實(啞然

是啊…先用零成本來妄想製作(×
第一個想到的角色,不是自己的代身,反而想使用高砂犬——也就是台灣犬的主體
近期相當熱衷對Blizc的揣摩,這件事本身算好壞參半(

發亮的短毛、輕盈而結實的身形、一對放在黑絨紗上的杏瞳星眼,與腰後的尾銳
很適合製作成半身獸裝的感覺——髮型上可能的話還是,保留會比較好

啊啊,有個點特別想記下來:
眼睛的部分,希能能做成別於大眾的半闔的狀態

覺得這樣的布裝,看著就會覺得平靜
2017_08
25
(Fri)08:05

Breatharian


  不怎麼餓。
  幾天下來,不怎麼飢餓。

Breatharian の繼續閲讀 »

2017_08
15
(Tue)22:46

某日

2017/12/19

「是第一人啊。」
「嗯。」
「會傷心嗎?」
「傷心嗎?沒有。」
「是嗎,真厲害。」
「不過……滿悲傷的。」
「哦?或多或少,吧。」
「——不是。」
「嗯?那就不懂了。」
「啊,一種……失去的感覺。」
  *
「雖然想像過、模擬過、全速運轉過,幾乎都預期得到。直到剛剛才能確定:那些機能故障的事實。」
「哈啊……這種事情,以後會更多;一個接一個,一對接一對——層出不窮的啦。」
  *
「反正等你習慣之後——」
「就會好轉了嗎?」
「你好樂觀。」
「咦?」
「是啊……該怎麼形容才好呢。」
  *
「對了,最近不是一起看過的那個嗎。最後,就會像記憶體負載超量的東西一樣?」
「——聽起來不妙。」
「很可怕吧。」
  *
「我們只會困死在瞬間;無法前行,也無法回頭,直到結束。」
  *
「或是到你……徹底變成你抗拒的模樣為止。」
2017_07
01
(Sat)18:48

【17/6/30】


我在迷路中找尋
見婦人牽著她的玩物,錯身而過

拐角,聽見了牽繩拖地聲
白色的馬爾濟斯繞過牆角奔來,停到我的腳邊
黑色的眼睛盯著我,久久不去

我繼續找尋,牠跟隨踩過的腳印

打轉幾周,再遇婦人
低頭,牠已經不見了

變成了尺寸相仿的某種動物,伸出了一對白犄角
不相稱的大小,宛如鉗,伸到了我的半腰
我想該稱作是羊吧?毛茸茸的脖子還拖著鮮紅的細繩
2017_03
20
(Mon)02:54

信匣

看得到嗎?
至此,也無餘地去斥責樂觀的樂觀了

見你回憶時時載新
全身如浸拍浪冰慄
綁手縛腳,塞胸涼頸
身體要求休息時常,心思晝夜不分如是,運轉任性
造就痛處難耐,揮之不離

時有忽生短暫畏懼
眼裡不著轉機
卻映慟湖無際

想你倆結線已成藕系
無從窺視你對他的心念今昔
我把你愛的他放進這裡
只汲取破節末碎,調和靈魂的排斥反應

願生者往後度日安然,而不致閒逸
感受遺憾且不足承受的堅毅
願望衷心
同居者取得長遠平靜
擔心非出制衡的決意;
結論是攜手植株,結實危纍,同心一氣
將致終赴忘湯宴席

持續知此非長遠計
望入跌水前,對轉念得以知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