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06
30
(Sat)09:41

幾天前的動態回顧


  看到一則來自於同學間對回憶的懷念貼文。
  上頭標示的原文時間是四年前,確實很久了。

  ——我想起北上大學生活的第一個寒假(還是第二個?),斑駁的手機還能被稱作智障型號的時代。
  士林站前,有一通聯絡,我沒見過的號碼。對面的男聲,是高中的同學,簡單說:就是同學會的邀請。得知的當下是欣喜的。除了能夠再會,另一半是出於受邀本身。

  可惜有其他事情決定的太快:聚會是在集訓前一日。要在短時間往返兩地,必須得在一些地方付出代價:一些幫助。
  那對當時的我,是羞於請求的,何況對象是我所敬愛的人呢?我放棄了這一回,盡所能地用了我腦海中最誠懇的措辭,冀望能有下一次機會。

  記錄下對方的號碼,我期待著重逢,真切想與二九前堪稱僅存的部分美好再會。
  結果而言,時間用了將近四五年向我證明:沒有下一次同學會;再也沒有收到出自同班同學的來電。是否當初的言語造成了誤會?

  再見的意義能到多麼渺小,對誰卻是非比重要?克服了什麼,才能從不屑一顧的情感殘渣中挖翻了廢山。才能拼出一塊稀珍的勇氣,試圖去鍛鑄通往古坑的鑰匙。
  我發出了請求。時間祂又用了三年算完一段證明:答案不存在。更精確地敘述:或許原因其實更簡單。
  過去像是崩塌埋死的山坑,手裡的十字鎬要用來敲碎腳底。

  看看襯衫的背後,他還沒準備好。
2018_06
30
(Sat)05:26

一些夢

【1/2】
塔頂是廣闊的小國,其高入雲。世界的白分不清是積冷的雪或是白雲
Elsa&Anna
我們在雲雪境內馳騁,不畏墜落,一邊歌唱

【1/5】
狹小的排演室
漂浮的霉與塵,浸透了混濁的感官。我們在地下,藏身在薄暗中。我們很賣力,直到衣袖紛紛散著汗氣,同伴們才移到隔壁休息

目送他們出了黑門,我照著落地鏡,獨自舞了一趟。腰邊與背上搔著隱隱熱癢。通常這是身體煩躁的信號,它說我太緊張,神經緊繃到連細小的汗露都會介意

我聽到同伴在外的閒談聲放大,感覺是要結束了。我從推開了門隙輕問,但他們還沒有要離去
我放心地回到沒有他人的空間,我和她尚有時間獨處
面對鏡牆,甩動姿身再舞

出神而立畢,鏡面一頭的她停下來,直盯我的胸前,露出懷疑
我回敬予她相同的神色,她不服,於是踮起腳尖,上下輕跳。白背心、安全褲、窄肩與健康嬌美的手腳,與之顫動的,是屬於無暇者的特徵
我們交換眼神,確認彼此真貌。她微微端起下巴,擺起滿意的挑釁
我偏過眉心,似覺暖意入胸
無奈笑了

【1/-】
夜晚公園的步道一角設立著一座小閱覽室
資格合格者,通往本館的大鎖就會解除,開啟寬廣廳堂的入口
要進入只有一個簡單規則:在前廳看守的石像犬的圍攻中存活即可

【1/-】
世界像由Minecraft的立方構成
但材質偏向稻草捲,蓬鬆而有彈性
還隨處可見拍手鼓勵住民勞動的紙質人偶

【1/】
奔馳的機動教區

【1/19】
喬裝成皇室隨扈潛入堂皇富麗

【1/20】
祖母像是患了白臘症——我仍認得她
她依然是她
2018_03
12
(Mon)07:19

【1/5】鏡身 Mirror Image


  狹小的排演室
  漂浮的霉與塵,浸透了混濁的感官。我們一夥在地下習舞,藏身在薄暗中習舞。任何人都很賣力,直到衣袖紛紛散著汗氣,同伴才移到隔壁休息

  目送他們帶上了黑門扇,我照著落地鏡,獨自練了一趟。漸漸地腰邊與背上都搔起隱隱熱癢。通常這是身體煩躁的信號,它說我太緊張,神經緊繃到連細小的汗露都會介意
  聽到同伴在外的閒談聲放大,感覺是要結束了。推開了門隙輕問,他們還沒有要離去
  我鬆下一氣,放心回到沒有他人的空間

  想到還有時間獨處,連對剩餘的稀少都忘了嘆怨
  只是面對鏡牆,甩身弄姿,和自己共舞

  沉沉昏昏,直至接近出神,才緩步漸立

  水珠沿鎖骨滴下,觸感使鏡面一頭的她一奇,不及猶豫就抓上我的胸口,面露懷疑
  我回敬神色同樣,她不服,於是我們伏首,確認彼此真貌。她抬了腳,上下踮跳,向我展示她擁有的:白背心下的曲線、黑安全褲貼出的線條、窄肩與健康嬌美的手腳與面容。還有與之隨動的所有特徵,全都屬於無暇者,屬於完美。屬於現在。是屬於誰的

  她跟我交換眼神,微微端起了下巴,擺起滿意的挑釁
  情緒和了涓熱,滲進胸膛悄悄。我見鏡裡的雙手抖顫,交疊,虛托小肘的平滑帶紅,指蔥緩緩爬上肩頭豐美,緊抓整身得來不易
  眉谷雖偏,算是笑了
  
  

【1/5】鏡身 Mirror Image の繼續閲讀 »

2017_08
31
(Thu)06:11

毛裝的構想


在聚會活動時遭遇穿毛裝的人已經是常態了
能有如此特別的全罩式服裝隔出空想與現實空想,真是偉大
不過消息來源表示,一件大約是六位數出頭……真的是很現實(啞然

是啊…先用零成本來妄想製作(×
第一個想到的角色,不是自己的代身,反而想使用高砂犬——也就是台灣犬的主體
近期相當熱衷對Blizc的揣摩,這件事本身算好壞參半(

發亮的短毛、輕盈而結實的身形、一對放在黑絨紗上的杏瞳星眼,與腰後的尾銳
很適合製作成半身獸裝的感覺——髮型上可能的話還是,保留會比較好

啊啊,有個點特別想記下來:
眼睛的部分,希能能做成別於大眾的半闔的狀態

覺得這樣的布裝,看著就會覺得平靜
2017_08
25
(Fri)08:05

Breatharian


  不怎麼餓。
  幾天下來,不怎麼飢餓。

Breatharian の繼續閲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