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_02
17
(Wed)16:13

Dungeon Master這回事

直接講結論ケツから言って: 我不適合。 一方面我心情容易大起大落,就像雲霄飛車一樣, 在崇山峻谷之間上下反覆來去穿梭,對於熱衷的事情期望能夠快點取得成果, 要是行動沒有顯著的反饋,頓時會失去動力一段不確定的時光。 我當然知道DM的職責所在: 為PL主持團務、中立且公正地執行規則與劇本、處理世界的幕後動向, 扮演所有非玩家角色、思考人際的變化、推敲計畫的實踐…… 場外需要面對玩家各種疑難雜症:關係不睦、團風到作風不一致的磨合, 這些都是擔任DM時,機率可說是必然會碰上的現實遭遇, 可怕的是這些勞神勞心事會一再出現。 解決一次就永絕後患?Never think about it. 作為玩家的時候,最是享受,更多是慶幸的, 就是不用親自處理這些狗屁倒灶事。 其中最困難且最惱人的,當屬追著每個人的屁股問空閒時刻。 每個人都想玩,每個人卻又不願將團務的優先順位往前挪。 弄得自己的模樣,像是拿著碗求取施捨。 開什麼玩笑,想玩遊戲何必這麼麻煩費事呢? 何況玩家還有不通知神隱、臨時放鴿的情形, 現實比遊戲重要——但約好的活動就是現實的一部分。 就算再怎麼希望完成一場戰役,我也不認為哪個主持人欠玩家什麼。 「要是大家都開心,就是一場好遊戲。」 可惜我感受不到帶團的真切樂趣何在 遊戲結束了。 玩家開心了。 幾聲謝謝辛苦了。 散場了。 徒留一桌空虛。 「如果沒辦法從娛樂玩家得到成就感,  那可能作為遊戲主持人會有點辛苦。」 說得對, 玩遊戲最初目的終歸是想要娛樂自己, 建立在此之上的行動,永遠不會無私。 想到這件事都會立時疲倦,頭麻到想鑽回被窩去。 放棄吧? 故事止於妄想,或是意淫就夠了? 這樣實際得多嗎。

Dungeon Master這回事 の繼續閲讀 »

2021_02
08
(Mon)00:44

21.02.04_維穩部隊

  在一個維穩警察都是由未成年男女所組成的城市。

  他們沒有任何突出能力或佩戴武裝,
  趕抵現場的後續做法,是以海量的人數排成九曲人牆阻擋目標的行動。

  想當然,幾乎沒什麼效果。
  是對不想對幼童動粗的目標來說是很有效,
  但一旦有意為之時,傷亡就無法估計了。

  我在一旁冷靜地看著:
  逃亡途中的他打倒一名攔路的女童,
  惱怒下將槍口抵上還來不及起身的眉心,

  消音器聲一出,女童就沒了反應。

  其餘男女對眼前死亡依然無所畏懼,
  接踵湧向他的身邊。

  我看著急欲脫身的背影,
  沉醉在剛才幼雛死亡的瞬間,
  原來這就是純粹的可怕之處。
2021_02
07
(Sun)06:30

聽說【我是這樣認識克蘇魯challenge】

自己從「真的很恐怖的克蘇魯神話」系列
認知到Coc的系統規則與世界觀的一角

原本這項偶然出現的Challenge該到這裡就結束了

但要說當初讓我情緒浸染在無以名狀中直到今日的,
非屬當初鐵之狂傲TRPG版(霉臭感)黃鳥擔任主持的一日恐怖團中不可

作為汽車銷售業務的一夥人在深夜留守公司,
並逐一遭到高位力量(何)殺害的一場血夜

真悽慘啊,劍異瞳
被天外飛來的鐵儲物櫃門板無預警地斬首
實在太令十五歲的純真學生震驚了

可惜…
要是現在的話,當無頭騎士也挺浪漫有趣的

#我是這樣認識克蘇魯challenge
#當時很中意論壇的名稱
2021_01
28
(Thu)02:22

簡易世界 之 體驗作

  ——為了桌上遊戲展籌措的試作
  是一次很好的嘗試,成果很精彩地不成功

簡易世界 之 體驗作 の繼續閲讀 »

2021_01
24
(Sun)17:07

真的是受不了


實在是無法消化這股胸悶,我白眼快翻到天邊去了
遇到PC在著重冒險的D&D畏首畏尾,盡可能地提供資源

我實在不懂:為什麼角色老是想著要靠背後組織的力量來解決問題?
PC到底來幹嘛的?既然如此,我乾脆就寫好一篇關於一隊來自絕冬城的隊伍平定周遭地區危機的流水文

現實很無聊,我希望至少遊戲能給自己帶來一些微薄的樂趣
我不太確定,或許乾脆跑去玩別人的one shot團還比較好(——

「逃跑很可恥,但很有用。——對,而且真他媽有夠無聊。」
  ——《Champ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