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_01
07
(Fri)05:33

【第二十五ページ】「その一瞬で。」

「什麼!我的管理介面…」
(何!ワタシの管理ページが...)

「為什麼變成『全日文』了啦——」(!
(なぜ日本語になっちゃったよ!)

「莫非這是系統功能之一嗎?」(驚
「依照發文內文的國家語言的比例來決定該使用者管理頁面的語言嗎?」(!

「就算是這樣我也沒達到標準吧。」(…
「雖然不是看不懂但在理解上就會慢個半拍啊!」(抱頭

「…」
「要是再過一年,反而變成英文就…」(喃喃

「…算了。」(搔

「總之,這幾天因為看到管理頁面的語言整個『大更新』的關係。」
「對自己產生了莫大的打擊(?)所以就沒發文了。」(牽拖

「因此…」

「良いお年を(迎えてください)...や、」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など。」

「かたい言葉はもういらねぇでしょう。」(?
「いや、あけましてとはまだ使えますね。」


「うーん、さて...」


「這次的新年,因為一些關係。」
「總之,不回去不行啦…而且,其實也很久沒回去了。」

「儘管這次的新年跟六日重疊在一起,所以完全沒有放到三天以上的假期,可是還是得去一趟就是了。」
「暫時會在臺中那邊待一陣子吧?」

「啊,說到臺中,十二月三十一日幾近十點的時候,發生了一件…」
「難得讓自己(咇)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

「搭了高鐵,到臺中站似乎已經是九點三十九分的事情。」
「照過去的習慣,是要搭公車往水湳的,所以就很平常的走到了樓下客運與公車統一接駁的地方。」

「打了電話確認目的地無誤之後,就是開始尋找對應的公車站牌與等待公車了。」

「一切都應該是如此順利的。可是!……


  時間回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
  正值跨年前的九點五十分,人人幾乎已經在預備跨年的地點附近玩樂之時。

  「台中的氣溫感覺比台北還要低的樣子。」

  千里佇立在高鐵的客運轉乘站。
  無法抵禦寒氣的玻璃牆,只能用來防風的薄外套,靜靜望著兩公尺遠的站牌。站牌旁的白線,標示出了公車再過幾分鐘後應該出現停留的位置。
  儘管非天寒地凍之日,一時之間尋求平靜的跨年夜的千里,難得沒頂著強風,在寒氣之中打著那不純熟的武術。
  排列出6101的LED燈親切地自夜色中緩緩浮出、拐了個大彎,朝此處奔來。

  掏出外套內的手機一瞥,九點五十五分;十點整發車的班表,透露出了尚為充裕的時間。

  「接下來就是回家度過十二點了。」

  意圖待公車一在停車格內下錨便衝上車的千里,隔著映著站內燈光的玻璃,6101近了。

  「喔呵呵可以回家了……」千裡心中一暖。

  邊扭著腰邊走近的6101,在站牌前稍微放慢腳步,看了看空無一人的等待處。

            ε=ε=ε=[。□□□。]

  隨後便加速奔離了她應該乖乖待著的位置。


  (;゚□゚)~ガーン


  「そ、そんな馬鹿な!」

  「——
  「最終班公車在終點站不停是哪招?」

  「公車過站不停是哪招啊——!説明しろよ、運転員!」(!

  エッ?(;゜⊿゜)ノ マジ?

  「えっと、何ということでしょう。」
  「こんなに怒らせることが、ワタシに起こってきた。」


  「總而言之,最後我的跨年一瞬間就在換搭別的公車到逢甲夜市後轉計程車回家的路途上度過了。」
  「何等的悲傷。」(…


  「嗯,總之這就是這次的跨年夜了。」(什麼?!

  「至於二零一零年幹了些什麼大事那些其實不重要啦啊哈哈。」(喂


  「ちなみに、管理頁面又變回中文了。」
  「これは、一体...」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