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_02
07
(Mon)23:21

【DnD千里捷報】「暴雪庇護所(一)。」

  一場暴風雪會帶來什麼?
  冷冽的寒風、極差的視野、危險的環境。但從沒聽說過暴風雪會招來一所看似年久失修的修道院。

  在前一秒還正在疑惑何謂「無常的天氣」的兩人,正被暴雪困住了。
  腳下絲毫沒積雪的山路、週遭綠意盎然的樹木,與眼前的劇變成了鮮明的對比。
  群樹搖晃,白雪紛飛,幾近伸手不見五指。

  「再這樣下去,屬於我的奇幻旅程就要到此為止了嗎?」
  茫茫雪中,一名妙齡女性此時緊抓著身上的禦寒衣物快步走著。
  從露於禦寒物外劇烈飄揚的僧服來看,風已經強烈到要是她一個不穩可能就不光是衣服,甚至連人都會被整個吹飛的凜冽。

  「喂——這邊!」
  一道人影身處樹旁,手提長矛。厚重的嗓音毫無阻礙地穿過了風雪,直達女性的耳朵。
  在惡劣環境下依然泰然自若的男子在樹與樹間的空隙的不遠處,望見似乎是建築物的輪廓。

  一男一女朝著那唯一的希望前進。

  片刻,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道鐵柵門。
  以及鐵柵門之後的修道院;儘管有點年久失修的感覺;兩層的石造建築,聳立在週遭逐漸白化的世界。

  女性稍微望了下四周,發現這間修道院四周被石製的圍牆包圍。
  儘管高度只到她的腰際,所以女性三兩下就翻過了那不構成阻礙的圍牆,並隔著鐵柵門看著要冒著被刺穿的風險爬過那扇頂端佈滿尖刺大門的男子。

  「你確定這樣做好嗎?」
  女性仰望爬門爬到一半的男子,用手指著隔壁的矮牆。
  「……」
  男子沒說什麼,抓了抓頭跳了下來,也是沒兩下就翻過了那道石牆。

  兩人在走向那由老舊木材構成的修道院大門途中,注意到前院有一座噴水池。
  水完全結冰的裝飾用噴水池,從結冰的噴水柱,不難想像它原來的面貌。再稍稍細看,不難發現結冰的水池表面下似乎有黑影蠢動。
  ——是魚。

  無論如何,剛開始那兩人都推不動那該死的修道院正門。修道院四周也沒有其他給人走的出入口。
  就在陷入窘境的當下,不知從哪傳來的耳語如是道:
  「你們為什麼不兩個人一起推門呢?」

  最後兩人很順利地進入了修道院了。
  殊不知修道院之中,隱藏著何等的險境。

  ※※※
  我是位正值雙十年華,活潑可愛青春洋溢的武僧。
  在修道院的時候成天就是悶著頭做些武技的訓練,不過為了保有所謂的知性美,閒暇時刻就會翻翻自家圖書館的書籍來著。
  像是貴族皇室地方傳說之類等等的……

  得意的項目是——那當然是超越一般人的拳頭?這也是身為武僧的她覺得最值得的一件事情。
  沒必要像其他人一樣帶些無謂的武器,又可以打爆邪惡的傢伙,嗯!

  呃,現在正為了討生活尋找著工作。離開修道院的時候帶的生活費雖然還有很多。
  但是這樣坐吃山空總有一天會完蛋的,所以為了預防萬一,就先來到了葉城——恩提斯大陸東部沿海某處的某國的首都。

  說是首都,人口聽說才一萬上下。不過既然是首都,那麼一定有給新人的工作機會啦。
  只要不是什麼不法行為,靠這雙手,相信凡事都能迎拳而解吧。

  ※※※

  「好險這份狗屁自我介紹沒有用上……」
  這真的是份自我介紹,而且是在看到法師塔佈告欄上的徵人公告後倉卒寫下的草稿。當她在羅恩商會隔壁的說明會聽到演講人開頭幾句話之後,當下就把這張紙給揉爛塞到背包裡頭。

  台上的人說明的一長串內容一言蔽之:羅恩商會幹部的子女失蹤,希望各位冒險者協尋。
  尋找下落不明的羅恩商會的幹部的後裔,這種感覺異常重要的任務交給一群來路不明的冒險者。任誰都會不免想問:這樣好嗎?

  「那麼,請各位想接下這份工作的人到前頭來簽個名。」羅恩商會代表為這次的說明會下了個句號。
  結束的下一秒眾人紛紛站起,木椅滑動與咚咚碰撞聲充斥在整個房間中,幾乎全部的人都一窩蜂湧到前頭想要報名這次的任務。
  之中一位女性不感意外,像這樣沒有什麼限制又有大量報酬的任務對於冒險者來說實在是太合適了。她獨自坐在座位上看著化為一條長蛇的隊伍漸漸縮短,直到現場剩下寥寥幾人才起身朝房間前面走去。纖細身軀上的武僧袍隨著她輕盈的腳步揚起,精瘦的雙臂顯現出他們與常人與眾不同的威力。
  「那個……我想要報名。」只是怯生生的表情在臉上寫滿了經驗不足四個大字。
  處理完最後幾位想報名的冒險者,商會代表回了聲「好的」隨即把羊皮紙與滴著墨水的羽毛筆遞了過來。
  「在這份契約書上簽下您的大名就行了。」代表補充。

  她快速掃過上頭密密麻麻的內容,沒太多思索便簽下了自己的全名:「Chisato Tsurugi」
  名字念起來稍嫌複雜,用她家鄉的文字寫就是「千里 劍」

  商會代表急忙收著來自四周的契約書,對於內容也只是簡單讀了下每個人的尊名後立即收到講台上的一疊文件,而後又配發每一位冒險者一張小字條。
  當千里還在端詳自己的簽名究竟好看與否的當兒,僅存的冒險者們也離開了這間房間,只剩下一隻手便能數完的數量。
  她看準時機,一個箭步向前遞出了自己的契約。卻很剛好地和幾步外的冒險者同時奉上了報名單。

  千里和那名男子相互對望,收了商會代表給的字條後馬上站到兩旁,各自盯著手中的字條。
  「麻煩請你們立刻檢查裡頭的內容。」商會代表指示。
  千里隻手護著紙籤,瞧看裡頭的文字,讓她大失所望的是裡頭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過是斗大的「一」字。

  經詢問之下,代表擺出了請的手勢,微笑說道:「麻煩請帶著它向我們商會櫃檯洽詢。」
  頃刻,她得到櫃檯人員笑容可掬的回答:「是一號嗎?請在大廳稍候。」  
  十幾分鐘後某位接待人員欠身道:「請隨我來。」
  直到行至商會內其中一處用來接待客人的房間前,千里才知道方才和自己同時送出報名表的男子與自己配上同組。

  兩人於華美房間內相視而座,不發一語。儘管是任務上的夥伴,畢竟素不相識。對面身披輕甲的男子手執長矛,根據千里的江湖歷練很難判斷是何方神聖,但若與自己接下了同樣的任務,理當也是冒險者一職。
  桌上擺置茶具的精美、壺內透出的茶香深深吸引千里的注意,把玩之間生了佔有的念頭。只礙於師父的教誨,在細細端詳後放回桌上,開始在房間來回踱步。
  陌生男子則從一旁準備好的水果盤挑上新鮮味美的幾顆收到了自己的行囊內。千里實在閒得發慌,打開房門想在商會逛逛卻被守在門外的人給請了回來。

  「我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啊?」話語中滿是不耐。
  「抱歉,請再多等一會兒,嚮導待會就到了。」

  好不容易兩人在座位上發楞一陣後,叩叩兩聲,出現在木門後的是一名精靈;輕便的白袍旅行裝束上繡滿了奢華的紋路與金邊裝飾,胸前的羅恩標誌閃閃發光十分搶眼。臉龐下不知已經過多少年的風霜,但他面容上的年輕實在不比千里相差多少。
  對人類而言包含所有優點,這樣一般的精靈,在三秒之後顯露出了他唯一美中不足之處;走路搖搖晃晃、下盤不穩,活像路邊飯沒吃飽的流浪漢。

  二十一歲的千里暗自嘆道:「這傢伙已經活了比我歲數多上幾倍的年份啊……」想著想著把雙手捂住自己的臉。一來是精靈的外貌,二來是他那反差的步行方式。
  那外貌莫約一兩百歲的精靈晃到桌前,直起身子緩聲說道:「兩位好,在此容我自我介紹,我叫『迪西魯』,任職於羅恩商會。我是這次商會委託任務的嚮導之一,兩位是第一組的成員,因此由我負責。那麼請教一下兩位如何稱呼?」

  男子報上自己的名字,原來叫作「風行」
  千里卻因為故鄉的語言不通造成不便,與迪西魯之間產生了小小的嫌隙,但不知為何迪西魯還是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那麼還是就叫你小千好了?」迪西魯花了一秒的時間決定。
  「等一下,你怎麼知道我名字漢字的寫法?」千里滿面不可置信,感覺奇妙莫名。
  迪西魯渾身散發出不可一世,道:「畢竟我是優秀種族的精靈嗎?」
  「什麼優秀的物種?」
  迪西魯不答反向風行詢道:「你說是吧?」
  風行回望迪西魯,看似沒經過思考即道:「是啊?」
  千里心生不妙,偷瞄向風行的臉側。果不其然地有一對足以代表他不是人類的尖耳!

  佔了數量優勢的優秀物種相視而笑。

  「這下哭爸了。」千里心頭涼道。

  眾人很快地跳回了主題。
  迪西魯調整自己的衣襬,換上認真滿分的表情道:「我馬上簡單敘述一下這次的任務……」
  不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敵對商會,把羅恩商會的子女給擄走,目前得到的情報是雙雙被軟禁在葉城不遠處的酒桶村附近的要塞之中。由於詳細情形尚未明白、人質又在不明人士的手上,商會也不太方便明目張膽地大肆行動,只得求助於冒險者們潛入要塞,查探敵情。
  如果情況允許,確保人質的安全使其回到商會,每一人會有四百枚金幣的報酬。或者將能辨名為商會的信物璽戒帶回,每一只各有一百二十枚金幣的回報。不管如何,須以人質的安全為優先考量。
  以上為千里的解讀。
  「對了,」迪西魯檢視著自己的手,漫不經心地問:「通往酒桶村的那座山,天氣變化無常,所以預防萬一,你們都有準備周全吧?」
  「天氣無常?」
  「例如說會有些怪異的天氣什麼的。就算沒有準備,我們羅恩商會也幫你們準備好了。」迪西魯兩手拍拍兩聲,一名在旁隨侍的人立馬提了兩套禦寒衣物出來。
  「哦,真不愧是我們東部商會代表——羅恩商會啊?」千里語出佩服,可是免不了反唇譏諷的語氣。
  迪西魯展示著繡著羅恩品牌的大衣,撥著額前的瀏海看似無奈道:「真是,連這都要我們幫妳準備,妳真的是冒險者嗎?」
  「我當然有準備,這點常識!」千里不服。
  「那就不需要這些東西了吧?」迪西魯將大衣遞還侍從。
  「嘖。」

  由於冒險者們都沒有什麼大問題,在經過一陣確認、質問,內含口角的交談後,三人浩浩蕩蕩地踏出了葉城的城門,朝酒桶村前進。
  手上拿著往酒桶村的地圖邊享受翻山樂趣的千里,不時與迪西魯發生零星拌嘴。
  「魯西滴,為什麼你走路要倒不倒的樣子?」
  「哎呀,那種事情,不重要啦?」
  「是這樣啊……魯西滴?」
  「真是,連記個名字都有這麼困難嗎。算了,畢竟我們是優秀的物種嘛。」
  「——。」千里儘管氣在頭上,大小姐脾氣卻不好使。
  這時風行加快腳步,緊湊在迪西魯身旁,用著精靈語說了短短一句問話:「那個,可以不要讓我們種族丟臉嗎?」
  迪西魯應了一聲,腳下還是維持如出一轍的不穩,回道:「哎呀,別在意啦,那種事情。」
  看樣子無論是風行或是千里,都拿這吊兒郎當的嚮導沒辦法。
  這算是有說有笑嗎?

  ※※※

  「恩提斯大陸」內有三大商會,分別佔據了大陸的一部分,從事著大量商業行為;其分別為「北部皮德商會」「西部提絲商會」以及「東部羅恩商會」

  同時,在這個劍與魔法充斥的世界,為數不少冒險者的目的不盡相同。像是貫徹自己的信念、散播自己所信仰神祇的思想、維護世間的正義、成為世上富有者的其中之一……等等屢見不鮮的理由。其中包括了「尋求武術至高無上的化境」這樣,比較罕見之類的原因。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被師傅踢出家門,所以迫不得已只好兼職冒險者一職」等等令人哭笑不得的過去。

  這些商會彼此競爭,都想成為獨霸恩提斯大陸富甲一方的勢力。因此很容易能夠想像,除了檯面上的商業行為競爭之外,檯面下的不法勾當或許也是免不了的。
  藉由懵懂無知的冒險者,從事一些不方面讓他們親自動手的任務。
  但是那也不是像千里——這般初出茅廬的人所能意識到的事情了。

        To be Continue...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