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_06
01
(Wed)02:18

「這是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這要從好幾個禮拜前的禮拜天說起。」(聽說是自己生日的隔天
「活動後的聯合聚餐一向都是武術性社團的重頭戲。」

「當然今年的青年盃也無法列於此外。」

「流汗過後的放鬆總是最能感受到舒暢的那一刻,
「好好吃個飯、回家睡個飽、迎接明天的閒情逸致。」(什麼?

「可是如果最開頭的吃飯都讓自己火冒三丈後面就理所當然的毀了。」


「渾渾噩噩的將青年盃結束後,便與一直以來與東吳社團頗為交好的政大去用晚餐。」

「浩浩蕩蕩地前往東區的某條小徑,JJ義式餐坊(以下簡稱JJR)是我們的終點。」
「同時也是(…)的起點。」

「由於大匹人馬突然夜襲JJR的緣故,對方匆忙準備相對應數量的位置花了些許時間。」
「等了算是有十幾分鐘…為了打發時間,看看門外的菜單告示等等當然是必須的。」


【JJR】「立牌。」

「嗯——除了主餐之外,
「精緻蛋糕、冰淇淋、麵包、湯品、水果、沙拉『無限量供應』對吧?」

「雖然本來就不指望東區能夠有所謂的物美價廉,
「對我而言花了錢最重要的就是能飽餐一頓應該不為過吧?不為過吧?」

「是說終於輪到我們進入用餐,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進入了。」

「這個時候。」

「像是有什麼吸引似的,我不經意地抬頭朝JJR的LOGO招牌望去……
「那清晰的記憶彷彿就像是昨日一般。」


「一個圓圈裡面寫著兩個J……很簡單明瞭的招牌不是嗎?」
「但稍稍將頭往左偏四十五度,你會發現…」


【JJR】「招牌。」

「寫著『完全符合計畫』的奸笑。」


(゚ロ゚;)~ガーン



「糟了,我的錢包……還有救麼?」
「不,打從一開始就沒救了吧?我現在只求能吃飽、吃飽,還有吃飽這些微不足道的願望而已……」
「大家很快地入座、很快地點餐、很快地跑去沙拉吧跟玻璃櫃搶蛋糕。」
「一切的景象都是如此平和。」

「我很順利的搶到一盤薯條、一盤青菜、一碗濃湯。」
「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內解決掉,想再來去拿食物來果腹的時候——


【JJR】「不無限吃到飽。」

「沙拉吧從此維持這個模樣,直到我們走出店外。」

「——」

「這樣對嗎!這樣真的對嗎!說好的無限吃到飽呢?」
「我當初就把299…不,不只299的一切希望放在這沙拉吧上頭啊!我可不想用蛋糕(右方玻璃櫃)來塞滿肚子啊!」

「薯條盤(下層後排右一)空了、濃湯桶(前排右一)被拿走了,雖然我剛剛有支持左一的蔬菜,
「可是剩下的清一色是完全沒有人氣的東西啊!」


「喔不還我愉快的喝湯時間來——」


「……空著肚子等待主餐上桌的時間永遠是最漫長的。」
「距離點餐完已經過了半個小時,『才』上了第一位的主餐。」

「可想而知輪到我的時候已經是多麼漫長的未來。」


「由於等待的時間實在過於漫長的緣故,
「我前前後後走進走出這家店、繞一整個街區已不下數次,還讓政大的各位誤以為我有抽菸的習慣!」

「誤會啊真的是!」(!


【JJR】「店門正面一。」

「門口一景。」


【JJR】「店門正面二。」

「門內的位置是我們二十人左右坐的地方。」


「JJR的種種已是罄竹難書,等待了一個小時,特意跑去櫃檯催促接著用五分鐘的時間掃完眼前的羅勒義大利麵之後,
「似乎依舊有人的主菜還沒送上來。」

「其中最後一位叫做小馬的政大同學情況更是悽悽慘慘悽悽,
「話不多說半句,這位小馬同學點了道墨西哥義大利麵,據他的說法是不吃焗烤飯滴。」

「可是在他話語的餘音還未散盡之時,最後一道主菜上來了。」

「是焗‧烤‧飯。」

「……正當我們還在為自己對焗烤飯與義大利麵之間的定義感到疑惑的時候,
「不知道是哪位仁兄(或者是我?)已經把服務生給招了過來,指著那熱騰騰的焗烤飯問道: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點的不是焗烤飯喲。」

「咦,可是這位先生點的是焗烤飯啊。」

(鬼打牆TIME略)

「小馬同學表示:『我點的是墨西哥海鮮義大利麵。』」

「可是上頭寫的是『墨西哥西班牙海鮮焗烤飯』。」



「——WTF?!」


「先不論一個美洲一個歐洲的怪異組合,能把義大利麵(一ˋㄉㄚˋㄌㄧˋㄇㄧㄢˋ)聽成焗烤飯(ㄐㄩˊㄎㄠˇㄈㄢˋ)已經是空前絕後了。」

「我擦,這送的是哪國的菜啊!」

「菜單上根本沒有這道菜吧!(請參照立牌)」
「而且一個還是四字另一個是三個字啊!」




「沒關係,聽錯菜送錯餐是人之常情。」
「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十六字箴言一出,麻煩妳們重送總行了吧?」

「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

「『那我幫你加點一份墨西哥海鮮義大利麵吧』。」(寫單

「——蛤?」

「這樣對嗎?這樣真的對嗎?為什麼不是換菜而是要加點啊!」
「為什麼小馬同學要多擔這筆帳啊!不合理的啊,我深深覺得一點都不合理的呀!」(!


「某人(→我)的怒火(+小馬同學的怒火)無限上綱到快要爆發的程度,想說再撐一下下下(×N)就能脫離這家餐廳的當兒,
「一看到突然幾杯飲料送上餐桌,我的意志又要崩解一次了。」

「還有餐後飲料。」

「沒關係,至少喝點冰的消消火之類。」


「我點的是玫瑰花茶。」
「送來的玫瑰花茶上頭飄著幾株還未綻放的花苞,很美。」

「可是我從來沒想過玫瑰花茶會冒著煙。」

(趴嘰

「Why?」

「為什麼玫瑰花茶會是一杯高達八十幾度C的熱開水啊啊啊啊啊啊啊!」(抱頭


「雖然這不算是店家的錯,但結局是我又跑到店外吹風了。」
「甚至把某位社員拖出來吐苦水,真為難妳了。」


【JJR】「不知名的花。」

「這間店外所種植的花。」

「這應該是我對JJR最後的一絲絲正面印象。」


「沒了,真的沒了。」
「總而言之這間店在我的腦海中刻下了難以抹銷的傷痕。」(什麼?!

「拿來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固然是好。」

「——可是我絕對不會想再體驗第二次!」

C.O.M.M.E.N.T

有機會轉出去好了(筆記筆記)(?)

2011/06/01 (Wed) 20:23 | 狐鬼.瀟湘 #- | URL | 編輯 | 返信

No title

奇怪,JJ印象中評價還不錯的?

店外的應該是粉紅合歡吧、栽於入口處有「歡喜相聚」之意。
.........就劍子的情況來說還真有點諷刺。

2013/06/24 (Mon) 00:43 | ? #- | URL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