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_06
28
(Thu)02:38

【From若渠】「2012/06/10_無題。」

「這不是自己做的夢境,可是自己在夢裡。」
「對方特地寫了夢記,那就保存下來吧;以玆紀念。」(?!

「不好意思,請容我改用為自己順眼的全形標點符號。」(…


「柴犬って......まぁ、わるくねぇや。」



-------------------------感傷注意--------------------


[夢記]6/10-1

  我邊擦著櫃檯實木桌面邊招呼客人的時候,Chisato Tsurugi響了一門風鈴聲進來,黑色的絲絨西裝,如常馬尾,面無表情。
  「一早就這麼正式?」我丟開抹布朝他笑笑「今天喝什麼?」
  「不了,今天不喝。」他逕直走向店門後的工作人員入口「今天是來找你理髮的。」
  「?!」驚愕中我差點把手上的拉花拿鐵摔破成水花,我連忙衝出櫃檯,但他已熟門熟路地打開鎖進入後門中。「唷老闆,認識妳這麼久怎麼沒跟我說你也有開理髮廳呀?」顧不得身後顧客的玩笑話,我丟下句「失陪了等等回來。」便匆匆追進後門。
  下了漫長的階梯後,電燈已透過彩繪玻璃門灑一地彩虹,推開門,只見彥良正愜意地坐在唯一一張理髮椅上,邊看著報紙邊用我的高級古董法蘭瓷杯啜飲紅茶。
  「我的冠軍古典玫瑰紅玉啊……」我不禁哀嚎,滿室誘人的紅茶香來自我收藏當中最頂級的茶葉,這傢伙……
  「再喝也就今天了,作為賤別茶妳不介意吧?」他舉杯道,我這才清醒過來,衝到他眼前將報紙推開。「喂!這件事!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激動地對著他鼻子大吼「你是腦袋有洞了還是怎樣?!找我理髮這件事代表什麼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他皺了一下眉頭,往後一躺,彷彿突然衝過來的不是160公分的女性而是隻迷路的小蟲之類。「我當然知道。」「知道你還!!--」我的話被他突然自報紙間抬起的眼神給打斷了「那是,我要支付的代價。」
  蛤?!什麼跟什麼鬼?
  「你是要繼續堵在我身上還是要聽我好好解釋?」我面紅耳赤地讓開後,他從西裝中抽出一張照片給我。「這個?……」照片中是一片朦朧翠澈的湖泊,圍繞在原始蓊鬱的針葉林當中,遠處山巒起伏,湖邊的鵝卵石渾圓晶亮有如細琢,整個畫面看不出人為的痕跡,宛若仙境。
  「很美吧?」他又喝了一口我心愛的紅茶「我第一次到達的時候也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這種地方。」隨即搖頭笑了聲,彷彿想起當時後自己目瞪口呆的樣子。
  「這……應該不是普通地方吧?」我盯著照片,皺起眉歪了個頭,「要在台灣保持這種狀況不容易啊,湖泊主人肯定下了不少功夫。」彥良吃驚地看著我「幹嘛?你照片拍到台灣特有種的原生水韭啦,想賴都賴不掉。」
  「說得也是,本來我也就沒打算瞞妳。」他又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紅茶喝了第三口。「你到底要不要解釋?」我雙手抱胸開始不滿「你該知道沒法說服我動刀會在這坐到天荒地老。」
  沉默半晌,他像下定決心般地把茶杯緩緩放下。
  「……我啊,」他嘆了口氣,抬頭將眼神拋向牆上「我找到她了。」

  ※※※

[夢記]6/10-2

  如果說Chisato Tsurugi來找我理髮的衝擊是被電蚊拍電到鼻子,找到「她」的消息大概是拿電擊棒戳肚臍了。我因此結巴口吉了十幾秒。
  「你你說那個她真的是是你這麼久以來在找的那個?沒弄錯喔?!」
  彥良似乎有些受冒犯地瞪我ㄧ眼「小姐,我是人類不代表我跟人類一樣眼殘又愚蠢好嗎?!」雖然很想吐槽他的矛盾不過我決定不打斷他;「是不是那個她我不用看都知道,那根本是埋在我靈魂裡的機制了。」
  「嗯所以整件事跟我該幫你理髮有什麼關係?」我疑惑地看著手中相片,然後才發現,彥良也盯著它看,但眼神是濃濃的悲傷。
  「難道?……」我吸了口氣,抓緊照片的手頓時冒出冷汗,不會吧?不會這麼巧吧?!
  「妳剛剛也說過,要維持這樣的狀況湖泊主人需要付出龐大代價,」他將眼神調回報紙上,但顯然根本沒在讀。我沒看過有人可以在咬牙切齒成那樣的情況下閱讀的。
  「代價就是她,她是祭品。」
  長久以來苟且活過戰爭、飢荒、動亂和瘟疫,只為了奢求能再見一面的、最重要的人,竟然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被當作道具般半死不活地禁錮在湖底,只為了維持湖泊區的力量和繁榮。喚做是我當場就發飆了,實在難以想像彥良竟然還能理智地回來這裡邊喝紅茶看報紙邊告訴我。
  「所以,我也要付出代價,」他伸手捲起自己烏黑的髮梢「喚回她自由的代價。」
  即使話都說到這裡,我還是不想答應。
  「就算代價也未必要這麼做吧?」看著他無動於衷的臉,我有些著急了。「你知道剪下去你會被打回原形?靠杯我當初花多少心血幫你吹的?!你搞清楚耶?」「有些事不是你想改變就能改變,也說不定這是她命中注定啊!」
  「所以我才來找妳,」彥良轉頭,進入這房間以來第一次認真地和我四目交接「只有妳能做到;趁還來得及,幫我救她出來……」
  確實我做得到,將他剛剪下的頭髮投入湖中,也許就能換到活祭品相當成度甚至是完全的自由,但那會耗費接下來數十年的時間來維持其中作用,況且……
  「幫幫我,」他捉住我的上臂搖晃了下,頭無力地低垂「拜託,我這輩子從沒這樣求過妳什麼……幫我這次吧。」
  沉默之間,好像有股熱淚即將燒融出眼眶的味道,我嘆了口氣,挽起袖子來。
  「喝了我的玫瑰紅玉還敢哭我真的會揍你。」他慢慢抬起頭,眼底是不可思議和我從未見過的明亮「先說好,」我動手將茶具收拾好,推出老舊的工具箱。「連茶葉的份你最好給我一次付清。」彥良放開手,鬆了口氣跌坐在躺椅上,滿足地微笑著「那是當然,都準備好了,明天會自動匯款。」我背過身去準備洗髮水和器材,假裝沒有聽到他說話也沒有要哭的衝動。然後安靜地,我們不約而同凝望境中的倒影。
  「真的要剪?」我站在他身後,不忍注視他平靜的喜悅。「即使是命中注定?」
  「剪吧,」他勾起嘴角,堅定而溫柔「如果是命中注定,就換我的命吧。」

  ※※※

[夢記]6/10-3

  「堂堂三百五十年修為……」我邊碎唸邊把洗髮液搓出泡沫。
  「修為沒了,可以再練;這次沒了,天崩地裂。」Chisato Tsurugi淡淡說道。
  「況且這三百五十年原本就是拿來等她的,」他微笑著閉上眼睛「現在送給她,更是名正言順。」
  ……馬的你個癡情種怎麼就不對朋友這麼慷慨?
  我在他太陽穴位置搓出更多泡沫,清了清嗓,是時候了。
  「開始囉?」我踮踮腳試圖緩和久違的緊張感「嗯,麻煩妳了。」彥良平靜地說道,連眼睛都沒張開。
  這傢伙……根本不知道是麻煩我到什麼地步啊!「從G調開始囉。」
  然後,不屬於我腦中記憶的任何一首歌,發自胸腔至口中流瀉而出。
  前面的曲調是遲疑孤單的慢板,一顆顆映有彥良踽踽獨行的泡泡冒出,漂浮在空中播映著他的記憶;之後是輕快的連音和光榮、憤怒的高音,夾雜著些許悲傷或祝福,和著歌聲,我不斷在他太陽穴旋轉搓揉出更多記憶泡泡,各式各樣過去的記憶圍繞在我們身旁,然後破裂消失。
  最後是寂寞的行版,暖暖的憂傷在長音中結束。
  「……海平線居住在每個黎明或晚霞,哪裡有妳哪裡就是家。」
  唱完最後一句,斑斕如幻境的泡泡全都破裂。我牽引他到沖水槽。朦朦朧朧,牽牽絆絆,恍惚想起當初他扶著我的手,用人類雙腿站起來的樣子。
  「……妳唱得很好。」沖到一半,彥良開口低沉說道「好聽到我願意多剪幾次毛。」我關上水龍頭,高仰起頭,猛眨眼想讓鼻間的酸楚逆流,然後頹然地雙手撐在出水槽邊。
  「彥良啊,」我說,聲音卻有不想要的顫抖,眼眶鼻子都好熱,一定是我不習慣洗髮液的味道「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讓你走。」
  撇過頭,眼淚開始滾滾而下,可以的話我真不想在這時候哭,在他即將達成他捨命追求的夢想和使命這時候。
  「嘿,」一直緊閉雙眼的彥良突然伸出手,準確蓋上我溼透的臉頰,語氣難得的溫柔「別擔心,我記性一向很好;就像我現在還記得你把可可亞打翻在我的二戰紀念軍靴上。」他笑笑「況且那些腦袋記不住的--」
  「--身體會記得,對吧?」我嘆了口氣,突然覺得自己的悲傷很愚蠢。我有過這麼一個朋友,在他還願意存在的歲月裡,這樣就夠了。

  剪刀發出幽蘭流動的光芒。
  「準備好說再見了?」「嗯,動手。」
  「那麼再見了,彥良。」「再見,三百多年後再見。」

  ※※※

  溼答答的黑色柴犬被沖乾淨抱上理髮椅、用毛巾擦乾後,就哼哼叫地想站上桌面,雖然一臉嚴肅,吹風機吹過的時候牠會瞇著小眼睛舒服地咧嘴吐舌頭,好像很享受。
  黑色的頭髮裝在特製袋子裡安安靜靜躺在桌上,我想到得趕緊去湖邊。
  推開後門,張錞媛坐在櫃檯上吃驚地看著我。
  「耶?怎麼有那隻狗?彥良呢?不是跟妳在一起?」
  我抱著懷中膨鬆著毛,扭動著想跳到地面的柴犬,熟悉的洗髮液香味突然竄進鼻中,幾乎哽咽。
  「他……有急事出遠門了。」我單手抹抹臉,撐起笑容,索性放牠下去跑個夠。
  黑色柴犬跑向彥良最喜歡的貓咪造型沙發,在他常坐的位置上聞個不停。
  「這傢伙把狗寄放在我這,大概是要很久才會回來。」我動手做咖啡,給她也給自己一杯「唉,得養來當店狗了。」
  我們看著牠小巧的捲尾跳上沙發,像找到自己家那樣,驕傲又快樂的狗臉,亮燦燦地對我笑了起來。


【完】

C.O.M.M.E.N.T

まじハードなんですけど(笑)

Y40n701V
ハードコアなセフレゲットしちゃいましたああああ(笑)
上も下も犯しまくってレイププレイしまくり(笑)
涙目になりながら喜んでやんのwww
http://936Z2ptS.coresy.net/936Z2ptS/

2012/07/12 (Thu) 01:27 | RapeMan #dzgmUD7Q | URL | 編輯 | 返信

せーの!

Wq32ulJg
さあさあ皆さん、ご一緒に!
セックスセックス!
http://m8v763AQ.sekkusu.info/m8v763AQ/

2012/07/12 (Thu) 01:27 | 三杯 #- | URL | 編輯 | 返信

にゃーん♪

370r8k9L
にゃんにゃん♪
ご主人たまと遊びたいにゃん♪
いっぱい、えちぃ事、しませんかぁ???♪
http://958y665y.a.ujjz.org/958y665y/

2012/07/12 (Thu) 01:27 | たま #- | URL | 編輯 | 返信

【CM】

6vGGDe80
あさげ、
時々、

http://pWXh0188.asagi.me/pWXh0188/

2012/07/12 (Thu) 01:27 | 時々 #Pd7q4QQY | URL | 編輯 | 返信

バカ女ども発見www

r901402D
おい見てみろよwww
フェイスブックでエロ写晒してるバカ女どもwww
http://BnMc174N.feisbook.mobi/BnMc174N/

2012/07/12 (Thu) 01:27 | 紳士的な紳士 #6/xHhU9E | URL | 編輯 | 返信

おい!

QF8L9g71
お前暇じゃん?(笑)
面白動画&ゲームが盛りだくさん!
http://V4NVJ9Km.jan.doradora2.com/V4NVJ9Km/

2012/07/12 (Thu) 01:28 | ジャンレノ #- | URL | 編輯 | 返信

にこ生主と…

Et5AS190
にーっこにこ・・・
生主と、生○○中××
http://J8a2uJxW.2co2co.info/J8a2uJxW/

2012/07/12 (Thu) 01:28 | ニコ民 #2zwrIjSI | URL | 編輯 | 返信

だめだよ!

219TwMS3
見ちゃだめだよ!
絶対だよ!
18歳未満は絶対見ちゃだめだよ!
http://pGS7ZX3K.x-18.net/pGS7ZX3K/

2012/07/12 (Thu) 01:28 | 18禁 #pj2TOOkc | URL | 編輯 | 返信

お若い方と・・・

4w03Nd08
こんな事、してしまっていいんですかああああああ?
本当に、いいいいいいんですか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http://b94ya586.www.y8cm4.org/b94ya586/

2012/07/12 (Thu) 01:28 | 変態紳士 #1wIl0x2Y | URL | 編輯 | 返信

リアルな話

qiV0v8Z7
ちょっと聞いてくれよ。
リアルで人形みたいな美少女と、エッチできちまった…。

今までフィギュアとドールにしか興味なかったけど、
生身の女ってやっぱ最高だわ(笑)

詳細レポはこちら
http://gCnsVSHm.doll-doll.net/gCnsVSHm/

2012/07/12 (Thu) 01:28 | 美少女好き #A9T..7Es | URL | 編輯 | 返信

No title

有錯字,

很引人入勝呢... ,如果是黑色小柴犬 ,我也願意抱著等到你回來v

話說下面的廣告是怎樣,家裡沒大人了嗎 www

2012/07/13 (Fri) 15:38 | 羊 #- | URL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