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_01
04
(Fri)04:36

【偷閒】「2012/12/12_嫌兔子」

「建台百貨,俗稱的八五大樓靜靜佇立在泛黃的街道地圖。」
「當開始擁有意識之時,已在安靜的人行道上緩緩前行。」

「某家日系百貨名新光(略)在視線內不可及之處,有一種熟悉感,可是不是本次的主軸。」



「是被誰委託辦這種麻煩事呢;
「穿越道路規劃莫名不便的街區、錯綜的單向道、建於廈宇之下的隧口,才能抵達其實僅隔三四條街遠的店鋪。」

「清晨無人的街道、三三兩兩未準備完全的市場攤販。」
「鐵捲門半拉,自底伏身鑽入。」

「這裡是與電影院相距甚遠的售票處;遠到如果不搭公車就會走得半死的距離。」

「旁邊一攤『嫌兔子』飲料店的LOGO看得出來這家店對兔子不太友善。」(
「可是擁有了不起的技術:製作出的飲料擁有自主發電之功能,接上話筒甚至可以用來通電話。」
「可那飲料活脫脫就是杯西瓜汁的顏色啊?」

「還沒說完,雖說可以自主產生電力並使用電話,但因發電量微弱之故,在拿起話筒聽見撥號聲之前,建議不要直接播號,會造成電力供給不及之現象。」
「另外使用了此電話聯絡他人之人,在通話期間會產生位置調換的現象。例如說」

「暫且將塞了售票攤與飲料店的空間簡稱為『嫌兔子』好了。」
「這家售票處賣的似乎不是律法所允許的電影券,但有老婦人在不遠處兜售電影券賺取差額?嗯…不太確定。」(思

「為何說是非律法許可?晚點吧。」(?

「出了嫌兔子,發現街道變了。」

「在嫌兔子正對面是相當大的傳統市場,來往行人喧鬧,似是中午時分。」
「由於電影將要開始,同樣買了票券的一行人拚了命似地奔跑、穿越人群。可在這點上我卻落於人後……視線內只有與我同月日出生的人跑在自己前面。」

「在衝出市場後,追上了一行看似是要前往影院路線的人群。」
「沿著開始沾染都市塵灰的騎樓信步前行,大家毫無愧心的談笑風生。」

「走在前頭胡思亂想:『這個時候要是兵隊出現就好笑了。』」
「因此一隊身著藍色系,獨立戰爭時期英國軍裝的兵隊就這樣出現並與我們同一方向移動;裡頭包的是黃種人就是。」

「或許是心裡有鬼的關係,身後群人鼓噪不安,開始加快了底下腳步,試圖遠離這隊時代與衣裝不符的軍人。」
「事情通常是不會這麼簡單就能避開的,兵隊似乎察覺到面前不安的人群,更直接的朝這裡走來。」

「你知道——
「方寸大亂,嗯。大家就開始逃跑作鳥獸散。儘管一開始就不是什麼非法聚會之類的啦?——我猜。」

「雖然是這麼說,不過要是自己留在原地就這樣束手就擒好像有那裡不太對的樣子。」
「結果自己也加入了這場你追我跑的亂象之中。」


「兩位同月日誕生的兩人並肩奔馳,然後就這樣被其中一位士兵給拉住了。」(慢著
「這位仁兄竟然是咱社團的高人,『高』人——對。」

「要不引起獨立英兵的注意力到電影院,最好的辦法就是混入他們之中?」
「真是煞有其事啊……不愧高人之名。對於幾分鐘前的混亂,覺得事發經過實在有點蠢。」

「終於抵達了原先預定的公車站牌。」

「乘車之後是一路安穩。不久,停於藏匿嫌兔子電影院的巷口前。」
「這邊的公車不收費,取而代之的是統計各個站牌下車的人數與目的,是一種對未來路線規劃的考量嗎?」

「嘛,總之在統計機上沒有『看電影』的按鈕吶。」
「真是困擾呢。」(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