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_11
23
(Fri)02:51

「葡萄の糸?」

「已經不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的蜘蛛絲了。」
「無論是話語流露不間斷殘忍的妳一時興起所垂,亦或無心間遺留在衣角的線頭恰巧落在身畔。現在緊緊地抓牢外,別無他法。」

「身懸無垠血紅與闇宙間,手與蜘蛛絲緊縛嘰嘰,迴盪在無人之境。」

「四年目。」
「袴始自腰的纖細拖出長長的黑,帶出心中角落的不安。」

「直覺告知說千千萬萬別去想,持續往上爬吧。」
「要離開這裡還有多少距離?」

「無從知曉罪人下達予罪人的判決;沒有資格知道這種事情。」

※※※

「或許已開始扭曲。一種恨意還是愛慕?」
「正拳、斜打、正面打,要說會對誰毫不留情,除妳之外,應該沒有第二位能享有這份殊榮。」

「『以想把妳送下場的力道全力攻擊的真誠。』」

「在道場移動的滑步身法,顯而易見地與過去大相逕庭。」

「判若兩人的另有其人。」

「強弱之分未能斷言。」
「只是從訓練所中結訓、踩上起跑線不久的一隻小動物——分不清愛恨的狼崽,為犬齒內的本能所為之。」

C.O.M.M.E.N.T

No title

看過了(笑
突然覺得Magnet的歌詞很貼切
貼切什麼呢........說不清楚不過聽著聽著
眼淚就留下來了

簡訊很有你的風格呢
好像什麼都說清楚了可也不清不楚
應該說,我習慣更直率的說法吧?(歪頭
要變冷了噢,雖然會很開心但也稍微加件外套嘛,好嗎?

2012/11/23 (Fri) 05:21 | 狼肉球 #- | URL | 編輯 | 返信

Re: No title

> 貼切什麼呢........說不清楚不過聽著聽著
> 眼淚就留下來了

「不用哭啊…有機會一起唱吧。」

> 簡訊很有你的風格呢
> 好像什麼都說清楚了可也不清不楚

「朦朧的語感。」(意味不

> 要變冷了噢,雖然會很開心但也稍微加件外套嘛,好嗎?

「嗯…我也不會自願去找罪受的。」

2012/11/27 (Tue) 02:33 | 千里つるぎ #- | URL | 編輯 | 返信

嘎嘎

> 「不用哭啊…有機會一起唱吧。」
在那之前我要先進行修煉。

>「朦朧的語感。」(意味不
彆扭外加不明不白欲語還休的德性

>「嗯…我也不會自願去找罪受的。」
你看看你今天穿什麼下樓(瞪

2012/11/28 (Wed) 01:01 | 狼肉球 #- | URL | 編輯 | 返信

Re: 嘎嘎

> 彆扭外加不明不白欲語還休的德性
「…真是德性沒錯。」

> 你看看你今天穿什麼下樓(瞪
「真的不會冷啊…OK的。」
「要是這點氣溫就被迫不得不穿上外套——假如以後要在北海道待上四個月,怎可能消受得住呢?」(?

「雖然還有其他笨笨的理由不過無所謂啦就是…總之要是我需要自然就會尋求解決的。」

2012/11/28 (Wed) 06:24 | 千里つるぎ #- | URL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

まとめ【「葡萄の糸?」】

「已經不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的蜘蛛絲了。」

2012.11.28 (Wed) 17:57 | まっとめBLOG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