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_09
12
(Thu)04:37

【Valshark & Megaforce】

  帕爾夏克長期以來一直是百萬力軍團陣營的頭號大敵。
  發生在宇宙都市——翔翼之壩上的場外鬥爭,幾無例外是以環繞於兩方中心的戰鬥。
  從亞比恩神殿、銀河列車、南蠻叢林,至MF總部、大往生流道場及其後山小徑,三天一小五天一大的規模性衝突已是恆例,或者可說是特色之一吧。

  今日,帕爾夏克的戲碼,一如往常地上演了。

  「吶,這班次的貨就只有這些嗎?」女性。
  「真的、真的啦!你的手下不都把這列車給搜完了嗎!」驚慌的語氣。
  「——嗄?你剛剛叫我——『你』是不是?」語中溢滿暴戾之氣的女聲,不悅地指揮:「馬丸,把這傢伙丟到車下去。」
  打著赤膊一臉福態的男子,將手中舉得高高的衣領往銀河特快列車旁飛越而逝的景色移出些許。腳無實地可踏的列車長連忙改口:「對對、對不起!誰都知道您是在翔翼之壩赫赫有名的『喬龍德大人』。非常抱歉,請饒了我吧!」
  「真是悅耳吶,嗯——嗯——」喬龍德的招牌紫車手裝,在正午烈陽下反射著皮革特有的光澤。她滿足的內心沒表現在臉上,反作無奈地表示:「可惜我沒時間在這裡閒晃了呢,畢竟我不喜歡在工作的時候曬太陽嘛。」
  此刻葛雷班田自車尾的車廂跑來,用著只有喬龍德聽得清的音量報告:「姊姊,最後那節車廂……」
  喬龍德聽著頻頻點頭,向雙手雙腳不斷在空中揮舞的列車長問:「吶,你說我們還能不能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啊,列車長先‧生?」
  銀河特快列車車掌眼見特意隱藏起來的貨物八成也被搜得一乾二淨,只得垂頭不語。
  「哼!把他丟去跟那些MF的小兵小卒作伴吧。」喬龍德嘴一努,也沒把列車長的謊話放在眼哩,拍手示意:「好了,撤收撤收。」
  馬丸隨手一扔,列車長便滾入了由數名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MF成員所構成的人堆之中。只見列車長一個翻滾,不知先前藏在何處的麥格農出現在他手上,回馬一槍碰地打倒了喬龍德附近的一個帕爾小雜魚。
  悠閒搬運物資的帕爾雜魚們霎時手忙腳亂了起來,紛紛躲到貨物後方。喬龍德不慌不忙地掏出腰間同款槍械瞄準列車長,「正想知道百萬力的補給隊長不知道躲到哪個角落去了,你說是吧,麥克‧大衛?」
  麥克一個街舞地板倒懸踢飛了兩個門旁的小兵,滾入車廂找好掩護才回答:「大爺我也沒辦法啊,車前車後都是你們的人,只能說一點喬龍德大人之類的好話來拖延時間,之後再給予痛擊。」
  「嗚呼呼,現在還在談什麼『給予痛擊』,」喬龍德輕蔑的笑著,手中的麥格農槍彈限制了麥克的行動。「給我顧好自己的腳邊!」
  喬龍德腳踝邊忽然感到一陣涼快,朝下一看,車手裝劃出一道口子。緊接而來的是一連串槍響。對面車廂憑空出現了四名百萬力軍團成員,正拿著不同的武器猛烈攻擊。
  「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喬龍德心中不解。
  一名手持MF-AR2的百萬力成員手扣扳機,槍管不停冒出火花,他向麥克呼喊:「麥克隊長,我們的躲藏之處突然被搜到了!」
  「啊啊,沒關係,時機非常好。」麥克側步出現在門旁,笑說:「這就是所謂的『給予痛擊』啦。」
  喬龍德怒火一起,嘴中迸出意味不明的狀聲詞:「嘰——可惡的百萬力軍團!」
  ……
  短短數秒間,堆積的貨物、帕爾夏克軍、喬龍德,在人群吶喊喧嘩之中,從列車上轉瞬消失得一乾二淨。留下的是一群倒地不起的MF成員,後頭支援的MF成員三名輕傷,一名無傷,與完好如初的補給隊隊長麥克。
  麥克臉色難看地望著貨物消失的甲板,抓著腦袋說:「沒想到他們竟然用這種方式。」

  ×××

  帕爾夏克的根據地座落在翔翼之壩的某處,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可其詳細的位置卻仍待商榷,這也是為什麼帕爾夏克總是能神出鬼沒於各處的最大、最重要的原因。
  幾無光源的軌道電梯在夜色中飛昇,上頭除了一只與人等高閃耀著合金光澤的方箱外,尚有兩道人影佇立,一前一後凝望著面前下沉的世界。

  「看樣子是你的失算,喬龍德。」模糊不清,彷彿被布捂住嘴巴的聲音沉吟。
  喬龍德很明顯地心有不甘,「要不是他們的配置像個瘋子,竟然把MF成員跟貨物一起鎖在裡頭,我三秒內就——
  模糊不清的聲音對喬龍德的牢騷也很明顯地沒有興趣,打斷:「好了,那麼先前搜出來的那批結果如何。」
  「貼了吃飯的傢伙,推下去了。」喬龍德一副事不關己。
  「——除此之外的全部?」
  喬龍德牙一咬,大拍身旁上頭印有百萬力標誌的合金箱,「當然,不然你想把東西留著讓那些死小鬼找我們麻煩嗎?」
  「……」
  軌道電梯緩緩停止,一道聚光燈打在堂皇富麗卻孤獨立於昏暗的王座上。這裡是帕爾夏克根據地最高,同時也是最深的處所。此刻寥無人煙的樓層,自內走出的孔武軍人大手搭上喬龍德隻肩,制止她的尖聲抱怨,「喬龍德,跟彭賽說話時火氣別這麼大。聲音從這都聽得清清楚楚的。」

  「蛤?大佐先生,老娘我可是把自己的工作弄得妥妥貼貼的好嗎!」喬龍德轉身,面對眼前頂著雞冠、肌肉橫生的高大身軀,氣焰仍絲毫不減,「倒是大佐你負責的內容,處理完畢了?嗯?嗯?」
  面對底下咄咄逼人之喬龍德,被喚作大佐的人抖了抖身上所穿的墨綠色夾克,轉向一語不發的彭賽,嚴正報告:「所有剩下的貨都已銷毀完畢,確認無法再次使用或是以任何方式修復。」
  黑斗篷下的沙啞相當滿意,如此一來全翔翼之壩上的最後一組貨物已經落入了帕爾夏克的手中。
  「沒辦法得到更多的樣品有點可惜,不過夠了。而且留下太多難免會有流出的風險,結論而言,你做得很好——卡爾羅斯上校,」纏繞著破舊繃帶的手輕撫著閃閃發亮的合金箱,而殺人大佐——卡爾羅斯面無表情地接受了讚賞,「把這放到我的地方,待我好好研究。」
  卡爾羅斯應聲,哼地把合金箱扛到肩上,獨自沒入王座附近黑暗的一角。一時不受理睬的喬龍德,咬著下唇,直盯著無人的小角落表達不滿。彭賽的清嗓在空曠中迴盪,拉回了喬龍德的視線。

  「喬龍德,這次行動有效地削弱了百萬力所進行的武裝升級計劃。」
  「——那又怎樣?」喬龍德儘管身懷能在百萬力成員的夾擊之下全身而退的身手,某些方面依然是不夠靈光。
  「你的工作暫時告此一段落,」彭賽踏出軌道電梯,在深沉的黑暗中宣告:「我預計要到下週才會有事情指派給你,大約是十天的假期。」
  假期?那是什麼?「老娘不需要那種東西,多給我點事情去做。」
  彭賽乾涸且令人發毛地笑著,「確實是沒什麼需要勞喬龍德你大駕出勤的任務,不過——
  「百萬力軍團現在招募新血的動作很大,你去看看該怎麼處理如何?」
  「什麼?」喬龍德對於彭賽親口配下的工作以往都有一定程度的危險性,除了這次,「你把我當作誰,給我潛入、給我破壞、給我刺激的工作。」

  「光是打鬥不會有所成長。」彭賽最後一片衣角消失在照明所及的邊緣,留下笑語:「不然你也跟著去搶人來加入我們也不錯啊。你也感受得到:底下的基層實力普遍偏弱吧?哈哈。」
  喬龍德語塞,隨即勃怒,「你這屁軍師,這是由我來負責的嘛?」四周的牆壁卻開始模仿喬龍德的吼音,不住回應:「我來負責的嘛——我來負責的嘛——」

  她一拳揍向軌道電梯的開關,混著電梯作動之聲,又罵:「混帳!」

  ×××

  「麥克隊長,你出的主意真的是很‧糟‧糕。」
  百萬力總部內部的明亮,加上周邊科技產物所發出的光芒,與帕爾夏克恰處兩極之端。在虛空中忽隱忽現的彩光排列出各式圖文,傳遞著翔翼之壩各處當前的情報與警備狀況。許多人員在耐壓玻璃所製成的地面上穿梭來回,其中不乏專精的操作員與幹勁滿溢到處招呼的助手。
  沿著圓形大廳環顧,此刻通往二樓的階梯底旁,一位肩扛MF-AR2的百萬力新人正與麥克「檢討」今日列車上的護衛任務。
  「說什麼假扮成列車長,接著再趁對方大意時擒賊擒王,」新人重提始自肩溜下的步槍,用著死魚眼緊盯跟前身著綠色裝束的百萬力軍團補給隊隊隊長——麥克大衛,「麥克先生你差點就被丟到車底滾成肉醬了,你知道嗎?」
  只見麥克一臉吊兒郎當,絲毫不為不久前的驚險感到餘悸猶存,「關於這個嘛,總之我現在好好的不是嗎?一方面也是多虧我的戰術,所以最後才能保大家平安對吧。」
  才不是好嗎!「幾乎同等重要的軍備品全泡湯了,雷多隊長感到非常的無奈啊。」
  「嘛,老爹那邊……」麥克察覺慣用稱呼脫口,連忙改說:「呃不不,雷多隊長說這批貨物是地面開發的一批未成品,機能有許多缺陷,所以才送上來想給潘帕斯博士看看如何修正。」

  新人回身看著站在主控處的百萬力軍團總隊長——雷多‧布魯,他臉上的憂心比前些天更添幾份。原因自是未預料到今次運送的任務會受到帕爾夏克的高度關注,虧得這次移交還是在盡可能不動聲色的情況下所進行。
  「刻意減少人數反倒給了對方機會可乘,」雷多眼掃面前的螢幕面板,用兩手進行熟練且精確的操作,自言自語:「太疏忽了。」
  不過另一方面,卻也沒人料到帕爾夏克的間諜當家——喬龍德會現身參與這次的行動。在高等幹部等級的身手之下,預想的護衛配置可說是不堪一擊,才讓所有百萬力成員光是自保便已竭盡全力;更別說是保護貨物。

  「我想你還是別太擔心了,新人。那批東西就算被搶走帕爾夏克也沒能用的,」紙張觸感輕拍新人頭頂。他拉回目光,直射麥克,後者現著手中的一疊紙張,說:「儘管實物沒了,到目前為止相關的研究記錄與報告書,有我親自保護呢——塞在防彈胸甲裡說不定還可以擋幾發子彈,呵呵;對天才潘帕斯博士來說,這疊紙還比較有用。」
  「是這樣啊,」新人抬頭望向總部天頂的柔和光源,「那我是瞎操心了?」
  麥克突然笑得開懷,大力拍了拍新人的肩膀,「這部份是由我來負責,別擔心啦。辛苦你了!下回任務也要請多指教啊。」
  對於麥克的態度感到不快的新人咂咂嘴,轉身欲離,但麥克又即時叫住了他:「欸,我還蠻常看到你出現在這,這麼努力幫忙的新人還真是少數。」麥克打量著這位近日才登記進入百萬力軍團的男性成員,快速地以十幾次亮眼的任務成績獲得多數人的激賞。加上若非他的槍法,麥克隊長恐怕現在還無法站在這開玩笑。
  實在想忽視也難。

  「你叫什麼名字?」

  顏色黯淡的舊棕色夾克,卡其長褲滿佈髒污;以白色鞋帶搭配的黑軍靴、左手背上露指手套,兩物皮面的光澤不知遺留於哪個時代;飄然金髮傾洩雙肩背脊,閃爍的鏡框後乃深棕之天罡。
  新人放低肩頭步槍,撫頦低吟。
  須臾,他重背好武器,答覆:

  「SouthFist。算是個傭兵——吧。」





【パルシャーク】「一、恒例的なお仕事」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