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_04
24
(Wed)19:20

「三分簡易合氣。」

「原先是口譯課互換作業的內容,
「巧合是與自己配對的是一位日籍同學。」

「因為是日籍同學,所以對方需要中翻日——
「故才有此短短的一篇。」

  ─o─※
  稍嫌唐突,但請容我現在簡單講述一下關於我在合氣道的故事。

  關於我與合氣道的邂逅,一言以蔽之——不太清楚。只知道是在社團擺台週經過合氣道社時,因為對其本身略有印象,所以就在表格上未多加考慮地填入了自己的名字。或許在進入大學之前的某月某日某時,合氣道就已經在我腦海中留下了如此命運。現在想想,雖然並不後悔,可究竟當初是為何才踏入了這條道路這點,實令人匪夷所思。

  練習本身就是一種埋頭忍耐的過程,只要各位曾在正確的時間經過正確的地點,相信不難看到一群人在藍綠色拼塊所構成的場地上,重複著倒下、站起、倒下、站起不斷反覆,直到時間接近二更為止的索然無味。除了檯面上會給人看的部份外,關於隱含的人際關係,一直以來都是個無法視而不見的重要問題;無論自己是,亦或不是事件的當事人,但在極盡的距離內靜靜感受人與人之間的摩擦,某方面亦能稱為一種對於人生戲劇的欣賞也未可知。

  隨著三天兩頭一次的累積練習,腰上的綁帶顏色也逐漸更新。對於意圖成長所付出的努力、得到相應肯定的喜悅之情、抵達二級後一陣子失去練習意圖的倦怠感,與不久前終於得到初段資格的小小成就……可三年中,伴隨著這些而來的大小事,使自己偶爾會這樣問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持續走到了這一步呢?是為了某人某事嗎?不否認,可遺憾的是,熟悉的剪影已許久未映在校園一隅的藍綠色軟墊上。

  ─o─※

「後來老師想要我弄簡單一點,為什麼呢?對方不是學過中文嗎。」(思

「之後根據老師說明才知道那一位恰巧為幾乎沒有中文經驗的同學,
「……原來如此,但要寫出很簡單簡單的中文好像也不容易?」(抓頭

  ─o─※

  我現在參加的合氣道社雖然叫作「合氣道社」,但實際上會做的事情不是只有合氣道而已。

  除了固定時間的練習之外,社團成員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社團辦公室發呆、睡覺、玩桌上遊戲跟虛度光陰。

  有時我們會調侃自己說是「桌上遊戲社」,因為社團辦公室的桌上遊戲常比一般人所想像的還要多更多。

  而在長期假期,例如寒假暑假的時候,會有假期中的集中練習。接著為了犒賞社員,以及無謂地消耗時間、體力、金錢,我們也會舉行極短期的社團旅遊。

  旅遊的花樣與規模不定;有時會整整兩天都在爬山,有時會在下午隨意看一場電影就當作社團旅遊了事。

  可是,無論如何都能夠使人樂在其中;這就是合氣道社值得讓人願意停留之處。

  ─o─※

「嗯,夠簡單了吧。」(點頭)「後來根據同學R的發言,似乎對對方來說還是稍嫌難了一點。」

「——正事過後,老師還將前一篇當眾念出來給大家聽,
「聽說許多同學報以笑聲回應。」

C.O.M.M.E.N.T

No title

原來你那天趴著寫了那麼久的是這篇啊……漂亮帶過了那個重要的原因呢(歪頭
感冒要保重,暫時先別吃冰了吧?(摸頭

2013/04/24 (Wed) 23:32 | 莓漿蛋塔 #- | URL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