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_05
11
(Sun)23:42

【五月八號】東吳普仁堂

  在前些日子就聽聞前總統李登輝要來到東吳談民主的消息,我很期待;我六到十歲時是沒有能力去認識這位曾任台灣總統的老先生。
  首先,為了討論其他課堂的報告先曠掉一小時。(?!

    □□﹁﹁

  九十二歲、明顯的口音、健康的外觀。在那一輩中是少數健康的一群了吧。對於民主的看法,個人並無高見所以到此打住。(慢著
  但對於這個活動,個人有些意見:

  活動宣傳部分。在校園內張貼的海報中只有時間,沒有地點這點,讓我感到非常的困擾。走遍所有可能演講的地點,才讓我察覺從普仁堂隱隱傳出的肅殺氣息。
  外頭,三張文宣下的坐檯的黑衣裝女性正擺著一號表情。
  理所當然,現在不可能再進入現場,也算是一種尊重。經由說明,原來是要從網路上報名才能夠進入,可是實際上就連海報上也未註明這一點。
  這讓我不甚服氣,儘管隔壁就有現場實況轉播。標題寫有與學生對談,但能夠發問的學生僅限在普仁堂的成員。從最後學生發問部分的發言來看,基本上裏頭幾乎都是政治系的同儕。(思

  紅色布條上白字印得甚是顯眼的幾個字:「李登輝總統」。接著是學生發問時,開頭清一色的「總統你好」、「總統你好」。
  寥寥數字,至今還是離不開我的腦海。
  雖然不是能夠說嘴的事情,但現在持有這個稱號的另有其人。
  『……到底在想什麼呢。』

  落幕。

  投影機傳來俗套的送禮、握手、炫目的閃光跟被社會化污染的大學生。搖搖頭,收拾手邊,至少想親眼送李登輝先生出門。
  普仁堂的前門打開了,從現場離開的前總統,在黑西裝的隨扈包圍圈中,被架到了R棟門口。我講得太誇張了嗎?的確,李登輝確實有走幾步路,可是後頭被高個頭從腋下架著離開卻也是事實。

  沒辦法靠近他三公尺之內啊。兩三名耳戴接收器的隨扈,將距離門外不過十步的空間硬是分成了兩塊——真不高興,要是我因此誤解了什麼,也對李登輝不太好意思。
  外頭四輛黑得閃亮的載具已準備妥當,又是一陣握手寒暄。前總統好似被半推進了黑箱子,啪一聲,漆黑的監牢駛離而去。隨扈亦迅速進入後方的轎車,熟練的手法與節奏,車輛強硬的態度留在第一教研大樓與我眼中。

  『祖母大人現在看到這副情景,會覺得如何呢。我對政府的不信任正無限上綱。』

  『從小唱到高中的孫文三民主義,我一直無法忘卻。有人說那是國民黨的宗旨,而國民黨的專制獨裁不應該施加到人民身上,所以國歌是不能被唱誦的。』
  『我不這麼認為——那是歌頌理想的旋律,現在不過是被人曲解而已。』

  『但何時此地才能成為真正的理想鄉?我該做什麼——才能實現或許曾是祖母大人年輕時的願望。』



「總統稱呼、黑西裝隨扈、四輛車,李登輝先生,現在的你到底是誰。」
「你說領導要有隨時能放棄權力的覺悟,我聽見了,聽得很清楚,你的口音讓我想起了爺爺,所以我記得。」
「但十四年過去了,好像不是什麼人都能跟你攀談。被人隔開的路線、傳訊用耳機、臨敵的氣氛、急駛而去的漆黑載具。」
「向九十二歲的您說聲辛苦了。」
「你被隨從架著兩腋上車前的模樣,恐怕我一生都忘不了吧。」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