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_03
13
(Fri)23:59

收件者:尚劍之人

  「討厭」。
  儘管包含於其範疇之中,可單單的「不喜歡」實在是過於委婉了。

  那是侷限沒有特別感受的事物,比起「不討厭」給自己的好感程度還要再低一點而已。

  模稜兩可、夾雜於黑白間的灰色地帶,
  在那塊土地上徘徊、試圖理解至心煩,只求一句自我能接受的解釋,似是久遠以前的故事。

  沒有那股餘裕,就單純地暫且蓋上否定的戳章。
  同時衷心祈願他們最終能夠像哈利波特的賽佛勒斯一樣。

  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
  どんな理由があっても嘘つきが絶対的に大嫌いなんだから。


  完全沒有否定其人格的打算。
  純粹是為其行為生厭。

  善意的謊言。
  能理解,可以諒解,但我很遺憾自己還未有過這種行為。
  正因為排斥謊言,迂迴、拒答、躲避——其實不太喜歡婉轉繞圈的方式,畢竟有誤導之嫌,但尚能接受。
  故說是文字遊戲無妨,這是事實。

  ——打自翻完《正義》,進一步加深了堅持。太多事情、造成的影響最後還是只能以時間證明。
  亦或是為了無法被看到,終將葬於洪荒一處的那些部分。

  如果能夠打自心底接受什麼,那它一定是獲得了認同。
  當然,目前仍然留有許多待修正部分。


  畢業前夕,長田老師曾要我們給十年後的自己寫封信。
  我認真地寫完了。
  繳交出去後某日被老師告知說不知道放哪去,除了無奈倒也沒特別的情緒。無獨有偶,我時常被摒除於團體之外;有時無關乎任何人的意願。

  那時我沒有聽從政民的建議、沒有再從頭寫一份的興致。
  現在希望:十年後的自己能為過去既存的信念抬頭挺胸,蔑視……倒也不用這麼嚴重,不合汙於怪詭奇離的世道就夠了。

  ……不對,光這樣還不夠。
  


  あるから使うって変わったわけ。
  戯れこと。

  認められんな…… わかるが。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