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_07
06
(Mon)21:41

寄託的記憶

對於國家最大之合法武裝集團為了一把傘(無誤),
動員人力尋回失物這件事情感到憤恨不平。

三十二年的傘能回到失主的手上自然是十分高興,但看在我眼裡只有難過萬分。
在台北市處處都有監視器紀錄存證的地方,得以發揮出這種程度的功能性很正常。

就連公車上都有監視器了真是超級讚。

可司機與辦事處的濫調陳腔仍否決市井之民的求助。

——的確,
一把木刀,一把雨傘。

對非關者來說是漠視也無所謂的凡物;當無知者握起手柄時,也無法感受情緒與記憶的凡物。
不過是伸手一拿,就能得到方便的粗劣物品吧。

深藍色織布袋,裝著武術用品店三百有找的木刀,上頭還附有會刮人的傷痕。
半透明素白傘面上,塗抹著六色五顏的彩塊,脫落的缺口讓內容難以辨識。

這些無法以金計價的玩意,怎會有人去珍惜?

——庸人。
好吧,我希望對方不是,遺憾的是怎麼想只有庸人所為的可能性。

【警動員找回建設董座愛傘 婦人錯拿遭移送】
【遺失阿嬤僅留的傘 中興大學生:為什麼要偷走唯一依靠】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