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_08
01
(Sat)03:35

【15/7/30】死了一位學生,然後呢?


或是説:死了一個人,然後呢?

首先,對林同學的行動力致敬。
先不論何種理由,為了單純的信念而栽入全然未知的世界這點,需要多大的勇氣?

——單論這份勇氣,目前似與自己無緣。


事發近日,傳出來的消息是可預見的:
群憤、究責、踢球、起底、牽拖、臉蕭灰……

林同學期待的效果哪一項呢?
以上皆非?

有人將此與大埔發生的事情做了比較——就算不是大埔案也行。
凡是自殺,無可避免地會把線拉到憂鬱症、思想扭曲、人際關係、疾病與諸多無關聯行為頭上。

然後與當下的事件撇清關係。


「我要讓輿論瘋狂燃燒!」

燃燒了。
當然引來了人。

無感的旁觀者,紛紛掛上了新的名牌。

惋惜的、看不起的、遺憾的、反對的、悲傷的、譴責的、無法理解的……
甚者呼籲和平的。


這次是否又像一場戲,簇火燒盡,人群皆散。

——我們一人各兩手,你覺得如何。(意味不明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