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_10
16
(Fri)10:17

【15/10/14】迎來

時間過了很久。
碎石鋪綴的走廊仍與我離去時如出一轍。

母校大興土木,愈發熱鬧,體育館與圖書館前新築的洗手台長廊,幾乎佔滿以往軍訓使用的空間。

秉喻、愛華——這次來此是為何?
與個人缺乏銘心刻苦的共同記憶,卻是三年一路的有緣人。
時常雙雙對對出沒,這次也不離慣例。

大家都帶著滿滿的喜悅感,而直覺在鬆懈前一勒,帶來一股未完的不適。
懸念牽著自己,遠離群眾,走到了昔日福利社前的熱鬧T字。


清靜。

大道正中,樑垂長軸三幅。
米白紋邊,碧白紅青四色接連。
散發著惡臭的黑水,被象徵生命力的血紅驅離。白日青天高掛穹梢,照看著曾經流著犧牲與不公的島嶼。

文字低調誦念轉折。
豎耳聽聞,我不存在的故事。

嗚呼。

半夢半醒間莫非又過了幾載?
不知不覺已經跨越了根除腐壞,真正彰顯大同理想的瞬間?

——我沒能沉浸這份解脫。
是的,我看到了。

不管是烏托邦還是絕望鄉,這正是朝向終極的里程之景。

於戲。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