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_10
08
(Sat)05:09

【16/7/28】

[壹]
  墨綠浴衣,裹著瘡痍滿目。長刀深植天靈、繃帶盤旋下藏著僅存的眼睛。
  啊——此人將死。

  直到九狐喜出望外。
  「哦哦…多了兩個人啊。」
  一看本質,雖見青年未有生氣,仍完好如初。

  白蛇鬆開了束縛,旋繞於頭上三吋處。
  嵌入的兩短一長,未能傷害靈魂完整,反而計量出彼此適宜的空間。
  豆瞳斜來,我倆相視。
  無光之下,還留有多少堅毅。

[貳]
  俯視、列陣。
  眼觀戰場,向一旁揶揄現實。

[伍]
  他遞了紙條、指示,
  探他左胸前袋,又一張紙片。
  
[參]
  故居破敗,裂痕交織作格。
  懷念窗外幼時隆隆暴雨,規劃室內未來水簾娟娟。

  全部,都想留下。

[肆]?
  足以觸動細毛的敵意
  為何憤怒?
  桌前不過輕拍,真實的震耳欲聾
  為何生人亦憤?
  而隨我一同離席而去

[陸]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