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_03
27
(Sun)02:14

「對練」

一時起興寫的一段對戀(誤字

本來是為了表現個人對於雙人戰鬥的直覺寫法,
似乎沒能得到對方參考。

  C伸手成爪,直向F重心抓去,為求制人而先發。可這爪在F眼裡甚是緩慢,她滑退半步,便讓對方只抓得著自己的影子。C收勢不及,一身全落在F觸手可及之處。F見C瞳內不掩率先失手的神情,狐吻笑笑,不求分出勝負,卻是雙掌切向狼項,試探C的拆解功夫。
  誰料狼足下逼人咄咄,雙爪一伸一收,似兼備攻守。F見C無視自己伸及頸邊的手刃,便從指稍亮爪,想給他兩道教訓的傷痕。
  C又進半步,護在腰前的手推頂齊出,讓F的刃爪偏移、切下了幾根頸毛;雖非妙招,但自己依然處於備齊攻守的不敗之地。F後滑一肘,C便緊追一肘,就在F鼻尖幾吋之遙的五指沒能欺近,卻也甩不開。
  看你能跟到何時!
  F兩腕並折,一右一左,又朝脖子戳去,同時右膝微抬,準備踩出下步。本該奏效的一招,沒逼退C,反讓他腳底急躍,伸著的長臂就要碰到F的胸口。
  F心湧不悅,離地的右腳不退,向旁踩去,從直進直退的路徑抽離,餘足迅收,左踮右踢。C的後腳留在半空,前足尚未踏實,連呼聲都不及驚嘆,腳跟只感一股勁力蠻撞、不由自主地往前飛去。
  C雙手急收推地,最後好容易免除了劈腿的窘態,畢竟鼠蹊部撕裂般的疼痛絕對不是鬧著玩的。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