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_09
02
(Fri)05:40

夜觀

鋼翼劃空,翔音嘯天。

我拾起護頭,眼飄向一旁幼雛。
兄弟一大一小,皆不過數歲,在昏暗的視線中,尋著藏於矮草的趣事。
蛞蝓、蝸牛……他們面對未知的好奇心,如何使人心慰。

母雞看小雞貪玩,想趕他們回舍。小雞不從,跑離母親身旁。
一追一逐,繞我座騎兩轉。
見無處可走,忽叼我褲管,躲我羽翼蔽處。

「那不是你爸啦,爸爸在這邊」

她慢慢把小雞帶走,邊向這點著脖子。
順著看去,公雞似若無此間,光是等待。

——我想也是。

如果是一對姊妹——就更好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