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_08
25
(Fri)08:05

Breatharian


  不怎麼餓。
  幾天下來,不怎麼飢餓。
  前一次進食應該是十二小時前的事情,至於上上一場是二十四小時。兩場中間夾了一包洋芋片,此外就是液狀物的攝取,也就是水。靜下心回想,食慾的引爆時機,,似乎都是在吃下前幾口食物後不久,才會跟著身體的沉重浮現。壓制住那股混濁,隨之而來的就是疲累感的反撲。
  受到倦怠感騷擾的大腦,就會開始想休息;實在是出奇不便的機制啊!
  我在想:生物到底要持續不進食到什麼程度才會出現對食物的迫切?帶著這個疑問,直接尋求前人的足跡。簡單帶過:是有自稱不需進食,聲稱能量的轉移,可以單靠呼吸與環境能量生存。通俗上叫做『食氣者』。
  啊,身體在催促。
  如果人不需要為了生存而進食,那有許多事情能夠即刻解決,有更多衝突能夠消弭,想到社會給予的飲食規則,想到單單為了能夠提供自己飲食而被迫花費時間與精力。要是能由服氣辟穀脫離這樣的需求,那比一干陳舊論點還要令人振奮有趣。

  F嘴啣白肉,牙尖微一使力,油立即從肉的縫隙滲出,噴出陣香。她拎起紙桶一邊,酥皮金皇的色澤,藏在熱煙底下。
  「所以你要放棄炸雞?」
  C想想,不顧沾油上手,拿起一塊開始撕咬。
  「那當然是兩件事。」

C.O.M.M.E.N.T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7/09/06 (Wed) 16:24 | # |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