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_12
17
(Thu)06:20

【思い出の愛】「2009/12/17_雅文,給我一個期待。」

「日語語法書帶了嗎?」「──抱歉,我又忘了……」

『等回去後就馬上送到宿舍吧……』可是她在楓雅、榕華還是柚芳樓,仍然不清楚。


「我想應該沒有比這齣夢更適合當做開頭;因為,她的表情、我尚欠著的東西,現在──忘不了。」


「站在它的面前、抓著任何能抓到的部份,
「停在書架的前面、動彈不得。」

「身旁的同伴突然消失,感到了不安,底下的地板彷彿能夠穿透過去,
「啊啊,這裡是一棟白色高樓大廈的近頂處密室之類的地方。」

「有懼高症的自己,生怕一個失足就得從百樓頂端一路掉到十八層地獄去。」

「建築的一切幾乎是全白色的,唯讀地板是宛如石磚的灰色,
「來取某樣東西,卻落到這樣的下場。」


※──

「一箱磚紅色的貨櫃;逃來這裡打開櫃門、甩上後躲入此處,
「似乎是離白色大廈不遠的郊外,只是周圍為一片荒漠巨石環繞之地。」

「印象刻劃出,幾乎已成斷垣殘壁的城市,白色建物依然在青空下挺立著。」

「自己,感覺從庫房之類的地方離開了那裡。」

「空空如也的貨櫃屋內在從窗外光線的反射下,發見暗處有一枚定時炸彈,
「慶幸的是它未被設定倒數秒數。」

「將它拿起把玩,甚至親自設下了時限,大約是一分鐘左右;看著紅色電子鐘的秒數漸減,心中非常的平靜。」

「倒數十秒前,端起計時器、按鈕一按,時間停留在『00:01』,這樣的動作循環了幾次,起了玩心;
「這次直接將開始時間設定於『00:01』,迅速按下開始暫停的按鈕,那一秒走不到終點。」

「最後有失誤嗎?似乎沒有。」


※──

「五光十色的遊艇上,寧靜的河面,沒有月光的黑夜,岸邊星光點點,
「這艘不大的船,人不會非常多,充其量每個人都能夠有屬於自己的私人角落。」

「她在這艘船上──我感覺得到。可是她在哪呢?」

「看到她之後,她劈頭就問日語語法書的問題。」

「有些難為情的道歉,雖然自己根本不記得有這回事情。」

「這裡與GAX中的聖誕快艇簡直如出一轍,甚至讓自己覺得,道具真的能夠使用一般;
「一位友人拿著西式拉炮從身邊經過。二話不說,借了便是朝門外一拉。」

「──不如預期的,拉炮並沒有任何作用。」
「試了數次,手中的玩物已經快被自己給壓爛,才發現那只是個有著拉炮外貌的普通紙捲。」

「難為情的還給無辜友人,果然不是鹹餅乾啊……」

「瞄見放在駕駛艙的一瓶香檳,這果然是一場派對嗎?
「拿起來模仿稍早見過的使用方式──拼命上下搖晃,接著打開應該就會很歡樂吧。」

「一邊搖晃一邊找著,最後在甲板上靠近船中間的部份看到了她。」

「放開了緊塞的軟木塞,香檳的軌跡劃過少雲的夜晚,
「手一鬆,香檳掉到了木板上、旋轉噴灑著,帶給週遭一陣雨,還有滿滿的香檳味。」

「在混亂中看著在香檳雨中的她──真的很美。」


※──

「靠岸了,雖然力氣不大,但自己仍然忙著搬下一些必須移走的雜物,
「或許也跟她負責清點物品數量的工作有關?」

「啊啊,東西雖然很多,但每搬一次就能看到一次,很幸福呢。」

「被友人懷疑自己的動機就是,可是這有什麼好隱瞞的?」

「工作告一段落,她又問我相同的問題,因為自己不會空間翔轉移的關係,所以回答依舊。」
「她短髮下的眉頭皺了起來,有說話嗎?自己不記得了……只想得起來自己一再的道歉:『抱歉,我又忘了帶了。』」

「內心也暗自定下決定回去便要做的事情。」

「對了……妳知道妳皺眉的樣子也很美嗎?」

「龐大錯綜複雜的的捷運站內,一夥人走散,最後三三兩兩的混著人群,準備回到應該回的地方。」
「那種空間,有點類似白色大廈的感覺。」

「──深不見底,但人潮擁擠而明亮。」


※──

「雅文……這齣夢能夠證明我依然放不下心嗎?
「怕被妳知道,自己一直在掛念著妳?還是說『喜歡』這件事情,最擔心被妳察覺?」


「好幾年過去了,在這裡又見到妳的名字,難免想到過去,
「或許我仍然深深的期望,總有一天能再看到妳。」

「日語語法書,不好意思,再借放我這裡吧,這樣我才能感覺──有再看到妳的機會。」

「有可能,會因為日文而相見嗎?」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