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05
29
(Sat)06:14

【Erenia】「參、夢(ゆめ)」

  梅蘭朵因那場災難造成的損害著實不小,在大地上刻下了巨大的傷痕。雖然失去穀倉對當地村民有如遭逢巨變,在精神上受到程度上的打擊。時間一久,卻也在自然的幫助下漸漸地在居民的心裡沉沒,沒留得半點痕跡。異象的發生在村民內心打了個巨大的問號,卻由於不明就裡所以無從猜測。
  儘管如此,在村長空白許久的紀錄本上還是多了相當豐富的內容。他常乘著閒暇時刻,暗自回味那晚混亂的景象,還有事後自己在桌前振筆疾書的模樣。在那一大篇幅的內容右下,以線條記下了紀錄者「瑪士他」三字,喜悅與不安從些微顫抖的外型隱約可見。
  異象後數載又過。與前年相較,瑪士他外觀更像一位老者;老人斑在開始枯黃的白毛下隱約可見,闔書的力氣、流暢亦不如過去,稍顯得無力呆滯。體型雖然不易一眼分別,卻暗中開始消瘦。
  瑪士他靜靜看著自己的手背沉吟,道:「雖然我邁入老年己數十載有,這幾年怎麼身體差得特別快。」眼下一本書都有可能砸斷腳骨,實在是大不如過去健康。瑪士他卻不為此感到難過,俗云「有失必得」,若是失去健康卻能換來自己盼望百年有餘的事物,心中還是會不住地說:「值得。」
  推開家門,冷風迎面撲來,與屋內溫暖相互調和。天空無光,在地平線的那端射來一道白線,寧靜的池面中頓時灑滿晨曦賜予的亮屑,廣場旁的牆舍在黑暗中被刺上數道銀河。瑪士他沿池岸緩行一步,銀河即於袍上流動一寸。屋間沒轉幾圈,便出村朝草原一塊丘地走去。
  立丘頂俯瞰,四道木籬回望。瑪士他目迎日輪,腦中盤旋著此日行程。攀上丘地想一睹村莊現貌的灰影被預料到行蹤,在瑪士他跟前瑟瑟退至丘下。他突想起:「用晨食的時間到了。」方趨步回村。
  時至辰初,三兩人影始出現在街上忙活。能在百忙中注意到瑪士他者無一不向村長招呼,瑪士他自然面露微笑逐一回應。行至自家門前提手開門之際,從屋中透出一陣熱香。瑪士他聞覺食物香味也不意外。轉把入門,驀然出現嬌小而年輕充斥的背影,縞袍掛身,逕自整理散亂一桌的書籍,慢慢將書還放至書架上應待的位置。瑪士他不作聲響,悄悄地拉開一張椅子坐定。面露溫和,望向更勝衣著的白潔頸背。
  待桌面只餘下封面陳舊記本當口,瑪士他頭一擺,悄聲道:「瑪莉雅,麻煩扶我起來。」這一句話沿牆繞過,聲音模糊未清,儼然是從被窩中透出。
  嬌影右耳輕晃,放下剛碰到的厚書。側臉望去,翡翠般眼眸鑲在清秀的臉龐上。她只道瑪士他尚未離鋪,回應道:「好的,爺爺。」捲袖而伸纖纖素手,朝被褥探去。
  瑪莉雅輕掀被單,哪能見得瑪士他的影子?一愣間,還以為瑪士他摔到床旁,頭也不抬地繞床過去查看。之後又在被下忙西翻東找,完全忽略倚在椅背上雙手合十,悠然而笑的瑪士他。直到瑪莉雅身罩被單,露出淡粉鼻子與一對釋放著生命光澤的眼眸,茫然看著故意以笑聲提醒她的村長,急切的心情使她怨道:「瑪士他爺爺!」

  離村幾十里處,岩山群起,樹海環抱;在草原上顯得突兀異常,像是刻意佈置的庭間造景。
  樹下影生四處,從葉隙間流下洋洋暖光,即使非顯得十分明亮,依然能夠數清枝葉紋理。高聳尖峰從海上冒出,其面光滑若鏡。現下日當天頂,將角鏡照得耀眼奪目,從村中仍可依晰看見,宛如青穹中一點明星。
  兩羊肩並肩朝樹海走來;瑪士他神態悠然,漫步而行;瑪莉雅臉現異色,心裡好奇不斷,盯著這有別於梅蘭朵一週遭遼闊無邊的景色。
  瑪士他眼見她微感驚訝的神情,不自禁地對此處自豪起來,問道:「在想些什麼?」瑪莉雅輕搔鼻尖,思索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瑪士他心中卻已找好適當的話語,替她說了出來:「這裡感覺很不一樣罷。」
  瑪莉雅面色稍滯後,才輕輕嗯了聲回應:「很美麗,像是放在庭園草坪上的裝飾一樣。」她遲疑了一下,再問:「今天……是要進去這裡麼。」語氣中帶著不安的味道。
  「沒有錯。」他抖整衣袍,肯定地回答。瑪士他邁前兩三步,即見瑪莉雅佇在原地不敢妄動,與先前若影隨行的樣子大大不同。瑪士他疑問道:「怎麼,不想進去轉轉麼。」
  雙手交疊的瑪莉雅直輕垂兩耳,眼神不時飄到瑪士他的眼中。瑪士他看著她困窘的模樣,暗自思索片刻,即明瞭原因所在。瑪士他淺息一出,道:「有我在旁,梅蘭朵全域可以說是暢行無阻──就憑『村長』兩字。」
  瑪莉雅頓時臉現喜色。在梅蘭朵生活的時光,總是被瑪士他告誡村外危險甚多。在自己爺爺的照顧下,每天幫忙一些餐點雜務後就能夠自由閒逛。隨著年歲漸成,能夠自行前去的地方也有增無減。唯此處,即使到了規定能夠自主的年齡,莫說不能進去參觀,接近半步亦是不被允許。
  平時只能夠站得遠遠地,看著那在頂上閃著金光的山壁,還有那片茂盛非常的群林,獨自想像裡頭究竟是如何一般的光景。只少數人曾受過村長之命進入辦些正事,但去的時間總是不長,裡面的景象如何也幾未提過。瑪士他村長無論對村民還是詢問過的外人,一概簡單提道:「那是屬於神的居所,若無要事,切勿恣意闖入。」
  眼下有這樣一窺禁地面貌的機會,瑪莉雅如何能不高興?在喜悅作祟之下,又怎能想到「若無要事切勿闖入」的規矩竟被單單兩字「村長」給化解的矛盾?

  瑪莉雅輕盈的步伐拂過廣佈森林的草地,繞著無比壯碩的巨木打轉;每一株樹的主幹,少說都有十位瑪莉雅也無法合抱的實力。她隨見隨轉,絲毫不將此處的幽暗放在眼裡。瑪士他雖不像感到新奇接踵而至的她,仍趨步跟上,心底也開始與這般環境合而為一。
  瑪士他見自己的孫女樂不可支的神態,心中也是欣喜十足。他向剛繞過另一株巨木的瑪麗雅喚道:「瑪莉雅,別繞太快。妳祖父年老體衰,眼睛跟這雙腿可跟不上妳的啊。」
  突然從他背後有人說道:「爺爺,您的孫女這就在您背後麼。」瑪士他聞聲回望,原來瑪莉雅沿著樹轉繞一回,回到了瑪士他身後,正笑盈盈地走來。
  已步入高齡的瑪士他忽地肅然,道:「瑪莉雅,這次攜妳前來此處,除了帶妳看看梅蘭朵週遭有這樣的地方之外,還是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他拂著頦下寸許之處,這是他打自年輕力壯時就有的習慣──當然與過去比起來,現今已多出一縷長鬚能讓他拂得高興了。
  啊,原來有重要的事情啊。瑪莉雅心下小生失望,暗道:「果然沒要事是不能進來的麼。」
  在瑪莉雅心情要跌落之前,善於觀色的瑪士他隨即補道:「不是困難的事情,只是想找個掉了很久的東西。」瑪莉雅精神一振,問道:「東西麼?」瑪士他深深點了點頭,面有憂色地說道:「那是我一位至交遺落的物事,我這些年來遣人無數來尋,未有絲毫斬獲,有幾次甚至有人帶傷而歸……」
  「所以這次爺爺打算親自來一趟罷?」瑪莉雅猜道。卻見瑪士他全身又添了一分心虛上去,搖手並道:「這副快散的身體也來了不下千次,如孫女妳所見──這約莫是第一千五百多次了罷。今次除了帶妳看看這邊外,一方面也是為了那渺茫的結果。」
  瑪莉雅靜默數半分,忽地喜逐顏開,道:「這次一定找得到的,因為有爺爺您最寶貝的孫女在場?」
  瑪士他聽得這一句沒有絲毫邏輯的話,不禁拍額笑道:「是啊,是啊,這次有妳。我想再也不用進來這茫茫樹海找那困擾全村許久的物事了。」他當下便把要尋的東西外觀形貌告知了他的寶貝孫女,便拉著她手,朝樹海裡處步去。

  兩人在樹海中行了兩刻已有,速度頗快,轉眼間已經走了好數公里。但要在這幾公里內搜尋那小小物事已不容易,更莫說這短短的距離對樹海規模來說有如九牛一毛;就算是全村入森,十數年尋不着那物事也是情有可原了。
  正快步而行的瑪士他突地停下步伐,低吟許久;顯是為了這般漫無目的地搜索感到無望,又不知如何解決的窘態。
  瑪莉雅也明白這樣下去,終會落到爺爺十數年來屢次遭逢的挫折。她當下出了主意,道:「爺爺,不然……我們分頭找找如何?兩個人應該能找比較多的地方罷。」
  瑪士他未答,他放開攜著瑪莉雅的手,向更為深邃的方向看去。瑪莉雅見爺爺沒有反應,又出聲道:「爺爺?」
  瑪士他冷然應道:「嗯……這方法妳爺爺何不曾用過?年末時,爺爺總是舉村前來數日,只餘兩三人留下負責照顧妳,但仍是一無所獲,何況是僅僅妳與妳爺爺兩人呢。」
  瑪莉雅靜靜回想,確如爺爺所述;每年總有一段時間,爺爺與村人都會莫名地消失匿跡。那幾天除去固定的幾人之外,著實見不到其他的面孔。她心灰道:「那,要怎麼辦才好呢……」
  瑪士他撫拍她孫女的肩頭,顯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同意道:「唉,爺爺話雖如此,現下還是只有這種辦法能當作點子了罷。」他凝視著遠處,怏怏不安地思索下一步該如何行下去。
  瑪莉雅拉起爺爺枯槁的手,安慰道:「爺爺放心,您孫女會照顧好自己的。」瑪士他默默頷首,抬頭望向被枝葉徹底覆住的天空,他從袍內抽出木杖一只,杖形詭曲,端處如鉤,直立時似與瑪莉雅等高。瑪士他將木杖塞在孫女手中,肅然叮嚀道:「稍後我們爺女二人分開,樹海雖非無涯,卻極易深陷群木而失了方向。如果不幸發生此事,將此杖倚在任一巨木上,爺爺會盡速趕來該處,而妳也別離木杖太遠。此外就是莫對太多事物感到好奇,謹慎為重,懂麼?」瑪莉雅雙手抓杖,了解點頭。
  瑪士他見此,也不再多說。留下奇形怪狀的木杖與自己寶貴的血肉,未多遲疑,逕自朝林內方向走去。
  目送爺爺的背影,飄然晃動的一絲白縷終於消失在黑暗盡頭之後,瑪莉雅這才將臉轉開,茫然地自言自語,道:「為什麼──有種難耐的感覺,是從心底麼……」
  悠揚的小調,繞過了撐起巨棚的古木;平靜地吟聲,流經了鋪遍濕土的青草。少女輕靈的身影從何處乍現,歌詠著描述村莊的景謠,滑至一片群樹中央,所佇拐杖在草間虛點,不知情地遺下簇簇海藍色霧光。

  不知已走多長時間,不知已走多久距離,少女,漸始疲累,她揉開快半闔的雙眼,昏沉的精神卻揮之不去。一路走到此地,想看風景的心雖重於尋找爺爺友人的物事,少女無騖而尋,一無所獲,卻也自然。近百人數十年協尋未果,豈是單憑一己之力便能超越?
  少女稍加想想,現在似約傍晚時分,只是葉棚濃密,無從確認,她心頭愧道:「要怎麼辦呢,這樣下去可要讓爺爺失望的呀……」
  不知從何而來的一道強烈欲望湧入了少女腦中,她甩甩頭,卻甩不掉愈趨濃郁的睡意。她惑道:「是走太久了麼,很累很累的感覺。」少女纖弱的臂膀與木杖相加也不得支持向下沉落的自己。她倚倒在樹根旁,在陷入夢鄉前,使盡最後的意識,道:「眉心……很沉重。」
  少女在林間奔跑著,尋不着瑪士他借予她的木杖。她急切地跪於與膝同高的草間、翻開週遭每一片落葉的陰影,還是沒看見拐杖的影子。少女急地濕了眼眶,悔道:「怎麼辦,現在連爺爺借給我的拐杖也丟失了。」
  她不死心地在叢中尋找,懸在眼角的淚珠愈滾愈大。在它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而晃動之時,從上頭傳來宏朗的疑問:「羊咩咩,在找什麼?」
  那聲音雖然清楚響亮,又像是在耳邊低語。少女忙中忘了抬頭,直答道:「爺爺……瑪士他爺爺的柺杖。」她雙手撥開累月經年下無數的枝葉,沒注意到向來一塵不染的白袍給泥土弄得面目全非。
  彷彿能夠直透心坎的聲音緩道:「瑪士他爺爺的柺杖?羊咩咩,妳應該不是在找瑪士他爺爺的柺杖吧?」
  少女沒意會對方,只道怎會有人在此問些奇怪的問題。她擱下動作,起身急道:「不然我現在在找什麼,當然是瑪士他爺爺的柺杖罷。」她大力搖首,一兩珠眼淚因而灑向地面。那充滿光明聲音的擁有者,彎腰立軀,似是撈起什麼,雙掌平托朝天,淡淡地笑道:「羊咩咩,掉淚可不好看啊。」隨補一句:「──可是我很喜歡。」
  遺失爺爺柺杖的少女這才定了心神,盯著面前兩只掌心各捧一滴淚水的陌生人;有著與她相仿的五官、身體、衣裝……的人?只是若隱若現的輪廓,像是對少女道:「其實我不在這裡。」
  少女怔怔凝視這難能可貴的陌生客,半刻逝去,才緊張詢道:「請問你是──」
  他未待少女問完,搶先答道:「我嗎──管叫作『烏冥』。很好記,沒錯吧。」說著還摸下巴自我應道:「嗯,確實很容易記。」
  少女對他的自問自答又是一怔,道:「好特別的名字,烏冥。」想起要以禮相待,她準備報上自己的名字時,烏冥又搶道:「唉,烏冥知道妳──羊咩咩是吧?」
  羊咩咩心道:「怎麼這人總不把話給聽完再回應呢。」她澄清道:「瑪莉雅,不叫作羊咩咩。」
  烏冥搖頭,否定道:「我知道妳名作瑪莉雅。但我只管叫妳作羊咩咩。」瑪莉雅,或是羊咩咩,對此無法回應,只能對自己道:「這樣烏冥不也稱作……」喃喃的音量只有她才能聽見,但烏冥卻似是聽得清楚不過,笑答道:「才不,差點遠了。」
  被冠上羊咩咩稱號的少女,在幾分鐘內腦袋給烏冥的笑語和羊咩咩一詞攪得一團亂,才頓時想起自己身懷要事,她道:「啊,瑪莉雅必須找着瑪士他爺爺的柺杖,現在不能與烏冥聊天。」
  烏冥收起笑容,難得點頭道:「羊咩咩有很重要的東西要找?」他笑顏又陳列出來,續道:「我可不能不幫忙啊,出發吧。」說完就朝林中一方自顧自地走去,托著的雙掌平穩地跟隨腳步而行。
  見烏冥如此果斷地邁開腳步,少女確認道:「那個……烏冥先生,拐杖是在──」不回頭,烏冥即道:「羊咩咩,別稱我先生,我又不是公的,對吧?」
  少女發現說錯了話,急忙改口道:「那麼……烏冥小姐?」烏冥後腦左右微擺,輕道:「果然還是有點怪。羊咩咩還是叫我烏冥就好了。」少女低首看著沾滿土色的長袍,兢兢道:「那、那……烏冥知道拐杖在哪裡麼。」
  烏冥笑了一回,道:「那東西不重要吧?羊咩咩這麼急著拿做什麼。」少女一聲咦,抬頭看向烏冥,只見烏冥腦後拖著一縷長絲,直沒草間;朦朧,閃閃發亮,像是一道白光,在他腦後擺舞。烏冥用了另一種心情說道:「還是說,羊咩咩忘了最重要的東西?」他平鋪直述,帶著失落地。
  少女暗道:「烏冥是指爺爺一直以來在尋找的東西麼?」瑪士他爺爺耗費十數年也無法達到的目標,這位小姐雖素不相識,卻能將此事如願?想到這,瑪莉雅跟上烏冥身側,欣喜道:「是瑪士他爺爺的東西麼?」
  烏冥遠眺,眼簾內絲毫感受不到少女的喜悅。他道:「瑪士他?不,並不是他。」少女稍生失望,正當她認為自己弄錯的時候,烏冥補述道:「那應該是──屬於妳,屬於羊咩咩的吧。」

  瑪莉雅惑生心中,卻想不出任何話語;她隱隱感應到,現在身旁的這位烏冥,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有別於生人的氣息。就在此時,烏冥伸臂指向前方,默然不語。羊咩咩沿他指尖看去,一面自地面拔起、躍過樹冠的石牆,就在清晰可辨的眼前;似是堤防般,阻擋了樹海對週遭的吞噬。
  海面之下,堤防一角,血色閃動。瑪莉雅癡望著,心中彷彿多了些前所未有的事物,稍縱皆逝。
  瑪莉雅正欲開口,烏冥已先行發聲道:「羊咩咩,妳知道它在哪……」她未答話,仍聽得烏冥的聲音在藍光漸斥的空氣中遊蕩,道:「麻煩妳了。」
  直至刺眼的藍色氣息遍佈身周,瑪莉雅既無法思考,也動彈不得,甚至意識模糊。在意識盡失前頭數秒中,她感覺到一只瘦若枯柴的手輕撫著她額前,在接連不絕的語句中,慢慢地,包覆全身、沒入黑暗與寂靜。
  僅一段話語,有幸於耳中迴盪──

  「熬度千萬三旬……終盼得此。」

    【待續】

C.O.M.M.E.N.T

No title

這是小說還是?

滿好奇是這點

2010/05/30 (Sun) 22:01 | 銀の月は雲に覆われて #- | URL | 編輯 | 返信

Re: No title

「夢歸類在另外一個分類下哦。」
「擺在這分類的都是一些喜歡的資料,或者是自己寫的五四三。」

2010/05/31 (Mon) 01:39 | 千里つるぎ #- | URL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