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03
21
(Sun)03:32

【慶】「東吳大學壹佰壹拾週年校慶。」

「『我們是兄弟』,如此相稱感覺也不錯。有什麼色彩麼?我覺得沒有。」

「三月二十日是東吳第一百一十週年校慶;儘管活動很多,但能參加到的部份卻是寥寥無幾。」

「在全體項目的活動中,基本上我很喜歡全校師生聚集在場上的這段時間。」
「就像是近親遠戚大家族一齊慶祝生日般;雖然看著週遭不難明白絕大多人參加的意願都不高。」

「就人數而言,當然是遠勝於過去的所有學校──所以看起來也熱鬧許多。」

「很快的在校方重要幹部與一些賓客的致詞後,全體便作鳥獸散了。」

「接著才是校慶的主軸,各社團與學系的攤位擺設等等。」
「這次溪本部合氣道並未參與;全體同仁一致窩在社辦玩桌遊。」

「但是我來不及同樂。」(

「因為這次應了學長約定,所以絕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幫忙『親善舞蹈社』上頭;由於原先他們要幫忙推道具的朋友因故不能準時到場,因此只好另請人來遞補協助。」

「表演場所是在『傳賢堂』,雖然從入了大學以來只進過這麼一次──這次有幸能夠再涉足其中,感覺更為奇妙。」
「看著『舞林大道』四字在彩排的過程中被工作人員緩緩掛上後方的帷幕,只有排演,可是卻能依稀想像實際上場的面貌。」

「順帶一提,我全部需要做的,只是幫忙把一些道具推出底幕。」(低語

「嗯,大致上彩排時交代一些事情,到時候我幫上點小忙便足矣。」
「彩排之前大隊接力之後大約一個小時的自由時間……以及結束之後……
「大隊接力中,我們都很熱誠的參賽。」(?
「儘管速度不快,しかし全力で走りました。」

「幫上忙能夠殺去許多時間,讓自己感到貢獻的滿足;『原來我也是校慶中有事情要做的人』。」(?
「最後感謝親善舞蹈社賜予我幫忙的機會。即便只是小小的募底工作,我依然感到受惠良多──遠遠超越了那兩罐沙士。」


「在彩排以及練習途中問了多揚學長許多問題;『何謂勇氣』、『何謂慈愛』。在片段、屢次交談了數次之後,大致上我與學長的看法是大同小異的。」
「讓我又體會到一些過去未曾體會的部份。」

『不計代價的行事』『犧牲自己成全他人』──謂作勇氣?」
『為人所犯的錯誤施以原諒』──謂作慈愛?」
「我相信是的。」

『愛一個人也要勇氣吶。』多揚學長如是說;
「最後──我深感贊同的程度,超越了我語彙所能表達的部份。
 

「聽說城區部到了這裡;理所當然的,我去參觀了一下;預想中的兩人都見到了。」

「現在回想起來,失去了平常心;『私はもう私じゃないてしまった』と言う具合だな。」
「這樣的我自然心情也容易受到影響,甚至帶給社辦其他人困擾,很不好意思。」

「君の中に、私はいる?」「帰る場所、探してる。」

「躺下一陣、洗去一身疲累,讓我稍加平撫;我想我必須回到最初的道上。這樣──才像是我罷。」

「今更どんなてもいい?いや。後ろに、彼女のことを思っている。ずっとずっと、静かに。」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