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04
14
(Wed)07:00

「おめでどう、とびちゃん。」

「『餓了。』」
「如果像過去一樣,現在可能會說這種話;雖然自己才剛說不久。」

「空床位應該也已經被佔走了,很好奇現在是誰躺在上面。我應該還記得那裡。」
「那種地方,我想今生今世或許沒有第二次機會再去了。」

「那挑高的中庭,我好像能夠記住一輩子。」

「這個禮拜六……我想去一趟。」
「遲些去這種事情,只能怪我春假被自己磨掉了不少時間。」

「包含又感上他喵的冒之類的,星期四才回到高雄與祖母大人度過幾日。」
「說真的,自己不在的地方總覺得比較好──」

「プレセントなら……」

「前幾天陷入了許久未現的黑暗之中,不過很快的就活了過來。」
「可能是單純精神極差加上一些現況的相輔相成才出現這樣的現象。」

「認真上課的話,晚上的社團活動會體力不支。」
「在這樣的情況下,課業到社團,如果後頭再插入一個棒球那更不太可能了。」
「而且系上運動團隊不像社團一樣較為輕鬆,這樣下去的話……」

「但是自己至少要撐完一學年是必要的,這是和自己的約定。」

「我想用中文的文化去運用日語,可是似乎沒這麼容易。
「該說是中文實是太易於婉轉,還是名為日文的海洋尚待窺探。」

「不管是哪一個,我想要加油的依舊是自己。」

「──老覺得自己看不起自己。」
「真糟糕,肯定自己的必須也要是自己才行。」
「這樣自相矛盾地,心中老被自己攪得一團亂。」

「我還早得很……咧?」

「ところで、最近自分の体力は易しく失っていました。」
「元気に暮したりすること、今週まで難しいと思っています。」

「これでもいいか?もし君があったら、今パソコンの前に私と話してい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二人だけ、そんな感じはもう二度と蘇ない。」

「雖然如此,還是生日快樂。」


「現在這張椅子,自己很想坐上去。」
「可惜這是不可能的,至於我想留給誰坐──我希望,有一天她會知道。」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