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04
29
(Thu)04:54

【裏切り】「2010/04/28_拜託數學少算點。」

「你有數學題可以讓我做嗎?」即時通上冒出這一串字,讓我陷入了沉默。

「在忙作業啊?」

『沒,我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想說,我怎麼可能隨身帶著數學題到處跑。


「我好高興──再看到你;我又好恨──居然是夢。眼睛一睜,又回到了你不在的世界。」
「是高雄苓雅的家;色調格局很像,些略不同,不過並不是怎麼大的矛盾。」
「有種沉重的氣氛,佈滿家中,可是……我不會覺得不適。」

「我在父親的臥房讀書,冷氣的嗡嗡聲很大、很涼快。」
「什麼書……似乎很有趣。但顯然我沒有讀進腦海裡。」


※──

「在展廳的頂樓大張旗鼓的表演,大紅布的舞台。那語調與說話習慣,應該是豬哥亮他沒錯……」
「為什麼從一樓大門穿過展廳出來就到了頂樓的地方?」

「萬里晴空、鋪滿巨型磁磚的地面、由水泥堆砌而成的圓柱。」
「裡頭卻是從外面想像不到的,黃色調、主要道路上鋪著金邊紅毯,宛如飯店一般的佈置。」

「人潮熙熙攘攘,像是國際般特有的盛會。」

「這裡好漂亮,雖然在空間上完全不合理。」

「我記得我是和朋友來的,現在的各位。」
「來參觀參觀……雖然除了最後的畫面之外,沒什麼印象。」


※──

「心中的掙扎,在你撲到懷裡的一瞬間崩解。」
「著急地尋求氣味,依舊是一無所獲;觸感卻是這麼實際,樣貌也完全一樣。」

「外觀稍嫌模糊,五官依舊可辨。」

「是錯覺嗎?在前幾天前看到你站在展廳頂樓台下人群中的一角。」
「沒有刻意去確認,是心中已經篤定一些事實。」

「你消失了,面前卻出現一台我們長久以來賴以聯繫的通訊器。」

「你在螢幕的另一端;我感覺得到你在對面。」
「但為什麼我碰不到?剛剛……不是才擁抱過?」

「現在你給的那一本詳解,我他喵根本懶得看完。」
「只是無心翻閱的期間瞥到,不過當時我根本沒放在心上。」

「因為你現在就在我眼前;眼前的螢幕裡。」

「『我必須○○』──五字大大的印在小冊上。」
「這上面,什麼叫作『你必須』?解釋一下吧!因為前後文我完全沒有去看。」

「一切都變得不重要。」
「透過網路,即便是三百公里外,依然像是在眼前一般。」

「我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距離,對吧?這也是我們引以為傲的部份。」


※──

「……我說你這麼急著算數學嗎?開口不到十來句就想要數學題目去算,真讓我傷心。」
「不,比起傷心,應該是無奈比較多。」

「算了管他的……就算你用MSN去找別人要,我也不會吭聲。」

「我知道你喜歡算;就像你也知道我喜歡玩。去算吧,就算我只能看;看到你算數學的模樣,也很開心。」

「看著一段一段來自你的訊息與解釋。」
「只是從頭到尾,你也沒提到說──活過來這件事情。」

「或許是因為──是我自己確認那一瞬間。」

「……如果當時我不在的話,那或許我現在還會堅信存在這件事情。」


※──

「鳶──我認為死後終究會歸於『虛無』,沒有人會是例外。」
「可是我深深期望,自己的觀念會是錯誤的;希望這並不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即便是一年剛過,其實我想約束自己:『永遠不在網誌提到你。』
「可是既然你千里迢迢到我夢境之中,那麼……我想破例是情有可原的了。」

「我期待夢中再會、再次……觸碰到。」

C.O.M.M.E.N.T

No title

不要太壓抑嘍?(拍肩)
想做就做吧。

2010/04/29 (Thu) 09:48 | 瀟湘 #- | URL | 編輯 | 返信

Re: No title

> 不要太壓抑嘍?(拍肩)
> 想做就做吧。
「說真的我不太能明白瀟湘的意思…」

2010/04/30 (Fri) 02:41 | 芊里彥良 #- | URL | 編輯 | 返信

No title

想提就提......的意思?

2010/05/07 (Fri) 12:45 | N.W. #- | URL | 編輯 | 返信

No title

「我不知道──能提什麼啊。」(搔

2010/05/08 (Sat) 04:11 | 千里つるぎ #- | URL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