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05
20
(Thu)08:06

【二番目】「啊…我能把這些當作禮物嗎?」

「五月十四日,已經過了第二十回了呢;不但家人專程遠道而來,很多活動也都擠在這一天。」
「合氣道的青年盃還是放在接近第一順位的地方。」

「與家人的聚餐,還有社團的賽後聚餐,就在自己心中腦補完是自己的生日宴會了。」(望
「──儘管,十六日最後,不知為何,有點疲憊…精神上。」

「這一週、加上生日前後,都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斟酌之下,還是決定合併在一起。」

「五月十六日;青年盃與前一週。」

「本週的練習體術練習的量較平常的少很多。」
「這禮拜基於青年盃要表演的項目,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練合氣劍,不知是否為此的緣故,右上臂練完隔天都隱隱酸痛。」
「本次的青年盃,我們已表演『合氣劍基本劍貳拾壹動』加上『米字切』這兩樣項目。」

「正面斬、袈裟斬、橫切、逆袈裟斬、刺擊…組合而成的米字切。」
「基本上斬擊的方向大致上分為八種,為什麼由下往上會不納入其中一個動作這點,不太清楚。」

「米字切動作。」

一、正面切
二、袈裟切(右上至左下)
三、架劍,袈裟切(左上至右下)
四、橫切(右至左)
五、橫切(左至右)
六、逆袈裟切(右下至左上)
七、逆袈裟切(左下至右上)
八、回正,短刺

「在淡水國小的活動中,因為遲到而只參與了僅僅四十分鐘左右。」
「不過還是獲得了一些肩抓、單手抓一教的方式;與平時所練的技法非常相像,可是卻有著更豐富的變化性,依照狀況的不同,順應對方的力量進而控制對方。」

「自己想追求的真正的合氣道或許就是如此;不單單僅是『演武』的合氣道。」

「星期六在渤海堂購入了屬於自己的木刀,重量雖非輕盈,卻是兩手持最舒服的一把。」
「我挑這麼久的刀是有原因的啊!」(!


「完全沒料到從校區出發到後山埤站竟然需要整整一個小時;幸好留給自己的彈性時間充足,否則這次恐怕是遲到定了。」(望
「到場時本次會參與的所有人幾乎已出現,只差忘了攜帶橘帶的至翔。」

「在路上早餐店儘快地解決早餐後,帶著輕鬆的心情踏入了與中正盃同樣的道場。不同的是,人非常地少,我們應該是第一批抵達此處的學校。」
「能見到這樣的場景著實很不容易,已經被排成四方形的軟墊;這樣的場地,如果我們擁有十分之一也滿足了呢。」

「啊…先到的已經在複習合氣劍了,而且還是淡水合氣道的李君亮老師在幫忙我們複習。」
「早知道應該先過來將東西放好,等有機會再去吃早餐的。」

「無論如何,趕快複習才是上策;星期四與五兩次的社課都沒參與到,總讓我覺得心中不踏實…」
「再次記憶了所有動作,隊伍的動作統一,再來矯正一些不太正確的姿勢。」

「話說…大家別再提到M了啊!」

「開幕式時,諸多道館與學校的合氣道成員佈滿了聽說一塊價值九千元整的軟墊。」
「由於日本也有參加本次交流活動,所以有幸能夠親耳聽聞日語致詞;或許是因為一方音量過小,二來自己字彙量稍嫌不足,能夠聽得百分之四十應該是極限了。」

「即席翻譯這種事情還是…」(咦
「話說若不是自己眼花的話,日本代表所贈與的禮物似乎是金光閃閃的啊?一玻璃面木邊的盒子中透出了無法預料的顏色。」

「順位太前面的時候其實不一定好的樣子。」

「東吳是第七順位,正式上場時,九千元軟墊真的是非常地軟、非常地滑,使得腳步一度不穩。」
「儘管本次主要是以交流性質為主,並沒有所謂的比賽壓力,但還是難免會緊張;不知道是否因此幾乎所有人都在基本劍第一動的時候忘了喊聲──糗炸了。」

「我們的回合結束之後,各人便陷入了各人的行動之中;有C語言、PSP特攻神諜、場上技法,以及不知道是不是作業的東西。」(
「自己跑去各大學串完門子、留下聯絡資料之後,也陷入了沉默;話說──給人詢問聯絡資料的時候,有種異樣的好心情。」(思

「這次終於目睹了上回中正盃因時間不足而留下遺憾的合氣杖;感覺比起合氣劍,多了更多的變化性,也靈活得多,武器的風格──好像也比較契合合氣道的主要宗旨。」
「李宗翰老師有道,下學期或許能請王仁吉老師教授合氣杖一事。」

「當組別越趨近於尾聲之時,會場終止於平靜,只有技法可能會產生的聲音,還有木製武器碰撞的聲響。」
「其中有一組,沿著榻榻米邊線行走……感覺是挺嚴謹的──應是日本代表隊,取方是使用引導對手方向,進而讓受方自己倒下。

「著重於『引導』嗎,確實──很神奇,卻不是超能力。」

「在閉幕之前,還有全體合氣道成員的短暫研修活動;全都是受方從後方抓住取方雙手的技法,或許學得不是很透徹,但亦受益匪淺。」
「其中不乏一些看起來很平易近人的──例如直接從受方腳上著手讓受方重心不穩的技法?」

「話雖如此,印象最深刻的還是──
「『啊…原來令嬡也是蘇州大學的學生』,然後就飛了。」(意味不明


「吃到飽的燒肉店?那個麼……除了職人跟一大堆無從分類的梗之外,我已經無法回想有什麼了。」

「給我Tempo!TempoTempo!」(敲網
「左右倒法,一左二右!一──二──」
「地獄V字!二十秒預備!起──腰挺直啊!」

(下略)


「嗯,沒吃到飽倒是真的。咦……我剛剛說了什麼嗎?應該沒有吧,我想。」(…

「結論地說,這次青年盃見識到的比中正盃多了許多。不愧是以交流為主軸的活動。」
「從日本遠道而來的諸位也帶給我們不同於台灣合氣道的風格,在此感謝各位。」


「那麼,我們中正與大專盃再見了?」





「五月十四日;誕生日至此滿二十週年。」

「前後,收到了不少朋友的祝福;無論現實、網路。」
「一些朋友甚至為此送禮,贈詩、雪克杯…或許可能有圖?」

「而家人為了自己年滿二十的日子,特地一連在台北待了三天兩夜,但自己卻因為活動的關係,沒辦法跟著他們。」
「唯有星期五晚上短暫的時光,到星期六早上合氣道的練習之前。」

「問我想要什麼,其實是非常難以回答的問題;我想要的東西,說簡單可以很簡單,說難又是非常地難。」
我會想要你們認為我所想要的東西;那是我其中想要的東西之一,其他則是難以得手的──

「說別無所求可能過於理想了一點,我確實有極度渴望的事物。」

既然被認真要求,我就不會選擇我自己就能弄到手的簡單事物
「儘管這樣聽起來似乎會讓人覺得有些……自私?但就某種方面而言還是會很現實。」

「我會想要什麼呢?父親開出了『八個』這樣的數量,想要我自己思考一下自己想要的東西。」
「理由前頭提過,如果真的要如我所願的話──」

「我首先想到的是:一位『姊姊』吧?」(思

「即使這不太可能──說是『妹妹』還差不多?」(咦
「嗯,話說回來,也到了極度渴望與異性接觸的階段了。儘管在早些年早已開始,不過感覺十分強烈還是在最近。」

「其實除了姊妹,最希望的應該還是那個吧……
「我在等待嗎,我是在等待吧?可是光等待的話──不等待的話──」(凝望


「……還是仔細思考一下可行的部份好了。但是自己生於這麼幸福的家庭,我應該──還要要求什麼嗎?」
「不知道呢,連我現在應該做的事情,都開始模糊起來了。」(搔

「還請各位多多關照了。」


「我喜歡未完待續。」(?

C.O.M.M.E.N.T

No title

對不起~忘記跟你說~生日快樂QQ

2010/05/27 (Thu) 21:21 | 銀月 #- | URL | 編輯 | 返信

Re: No title

> 對不起~忘記跟你說~生日快樂QQ
「別在意,沒想到你也記得;真的很謝謝你。」(咦
「只是…我反而忘記你的生日了。」(默然

「話說彤芸你還有在聯絡嗎?」

2010/05/28 (Fri) 03:01 | 千里つるぎ #- | URL | 編輯 | 返信

No title

是有連絡過
不過她的手機好像換了~所以不通
她又沒有MSNˊˋ

2010/05/28 (Fri) 23:05 | 銀月 #- | URL | 編輯 | 返信

Re: No title

「信箱呢?如果有的話寄封信過去吧。」
「話說我的手機你有嗎?」

2010/05/29 (Sat) 04:52 | 千里つるぎ #- | URL | 編輯 | 返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