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06
08
(Tue)18:25

【桃太郎物語】「酒吞v.s.頼光」

  昔々、ある「桃太郎」という男の子がありました。彼は村人を助けに家を出て、鬼島へ行きました。
  それから、いろいろな人に出会って、みんなの問題を解決します。知恵で妖怪大天狗を縛って、猿と蟹たちを助けることや、かぐや姫のために妖怪玉藻前を退治することや、頼光に出会って、一緒に悪人酒吞を倒すことがすべて、桃太郎の経験になりました。
  最後に桃太郎は鬼島に着いて、鬼と戦います。これは一体どんな結局を迎えてきますか?

  從前從前,有一個叫做「桃太郎」的男孩子,他為了幫助村人而離開家門,向鬼島而去。
  在那之後他遇到了各式各樣的人,解決他們的問題。運用智慧把妖怪大天狗綁起來,幫助了猿猴與螃蟹們;為了輝夜公主而擊退妖怪玉藻前;與賴光相遇,一同打倒壞蛋酒吞,這些事情都成了桃太郎的經驗。
  最後桃太郎到了鬼島,並與鬼互相戰鬥。這到底會來什麼樣的結局呢?

「經歷了這次的戲劇大賞,有種與班上同學拉近距離的感覺。」
「這是個好的結果,希望能這樣保持下去。」

「下面是……沒什麼特別意義的腦補內容。」(?


  桃太郎環顧四周,尋找著傳聞中的惡人──酒吞的身影,問道:「酒吞在哪?」
  賴光此時前踏一步,朝周圍喊道:「酒吞!茨木已經被我們打倒了,給我出來!」
  怒音未畢,從布幕後方傳來了狂妄的笑聲。笑聲似是大浪般,一波波衝入賴光等三人的耳中,擊打著鼓膜,三人疼痛難耐,各自從幕前退開。
  就在這個當兒,布幕倒了,從後面出現的正是燒殺擄掠無惡不作的土霸王酒吞。只見他不可一世地仰天大笑,絲毫不把面前三人放在眼裡。而不知為何賴光與貞光也沒有想衝向前的打算。
  當酒吞笑音剛落,貞光突然回過神似地,神情肅然,道:「現在才是真正的開始嗎……」
  賴光眼見首腦一出,立時舉刀喝道:「好,三人一起攻擊!」貞光如話照辦,而手無寸鐵的桃太郎遲疑了一下,也勇敢地衝向前,三人異口同心,向酒吞施展出有如潮水般的攻勢!
  真當三人兩劍一拳要招呼到酒吞的身上時,酒吞肩上黑得發亮的大砍刀動了!一道呼嘯,兩記鏗鏘,轉眼間賴光貞光兩人都倒退數步、重心失衡;而主角桃太郎身體僵硬兩秒,隨後便向後栽倒,顯是毫無防備的中了一刀力量值破表的攻擊進入了瀕死狀態。
  桃太郎伏倒在地,回頭看著背後散發著異樣氣息的酒吞,不知是喃喃自語還是驚訝地讚嘆,道:「好、好強……」
  貞光不顧桃太郎的生死,再度拿穩武士刀,一邊很熱血的喊著「還沒完啊!」舉刀又要將酒吞一刀兩半。賴光見狀亦跟進揮刀劈擊,酒吞虎吼一聲:「別笑死人了!」隻手舞動著那重達十公斤的鋸齒大刀,一陣強大的壓力湊上了貞光的武器,隨後又掃上剛踏前一步的賴光。
  賴光運氣稍佳,慘叫一聲,只被打得倒退數步,不過手光要握緊自己的武器已頗為吃力。而倒了大楣的貞光,防禦力跟盔甲著實抵擋不住那有如外掛般的攻擊力,連人帶劍往後飛了出去,看樣子儼然也進入了瀕死狀態。
  眼見好友生死不明,賴光驚呼道:「貞光!」而酒吞連正眼也不看,逕自慢慢走向已經爬向遠處的桃太郎。
  桃太郎嘴裡接連道:「好恐怖,不逃的話……」他反覆地爬起、跌倒,努力地想要逃離酒吞的腳步聲,但無奈酒吞距離他仍然是越來越近。無法移動腳步的賴光,開口大聲激勵道:
  「桃太郎閣下,站起來!已經修行過了吧,如果擁有『勇氣』的話,什麼都辦得到的啊!」
  桃太郎腳步略一停頓,回頭復頌道:「勇氣……」

  「可笑!」酒吞上揚的語調,徹底否定了勇氣的可能性,他神情憤然,道:「那種軟弱的東西給我全部消失,必要的只有『力量』而已!」手一甩,大地隨之憾動。在強大殺氣的壟罩之下,他緩道:「來吧,沉淪到黑暗之中吧!」
  霎時,桃太郎面無表情地盯著酒吞的身影,眼神無光,似是有許多想法在他眼眸中流轉。頃刻,碰到貞光武器的小指,微微抽動了一下。桃太郎拿起貞光的長刀,直視酒吞,岸然道:「剛才,我完全了解了!雖然我的能力很小,就讓你看看勇氣的力量吧!」
  酒吞被桃太郎突如其來的改變稍感驚訝,暗道:「莫非這就是傳說中身為主角的『底力』!」他意圖將還沒開完威能的桃太郎率先解決,哼聲虎吼道:「死吧!」
  三步重踏,而後酒吞使出了當家絕技──「獨劈華山」,當是遇神斬神、佛擋殺佛,自大砍刀爆出的黑氣讓它出現了有若開天闢地般的威力。桃太郎橫刀一架,聞得鏘鳴大響,塵土飛升,酒吞的攻擊便被硬生生地接了下來!待揚塵復平,只見桃太郎感覺絲毫沒用到什麼力氣抵擋中頭目酒吞的一擊,泰然道:「如何!」
  砍刀與武士刀金屬擠壓的聲響不絕於耳,但砍刀的鋸齒無論如何都無法觸及桃太郎的髮梢;顯是主角威能大開!酒吞暗叫不好,即使自己的敗北在開打之前早已註定,可是如此敗法實在無法接受!
  他前腳一退,舉刀要再次開大決之際,賴光直身奔來,一刀自左向右後切而去,酒吞正專注於眼前比他更強大的外掛,沒料到工於心計的賴光正等待著這一刻,背部著實吃了一刀。
  賴光狂嘯一聲,刀向右下砍去。酒吞吃痛,自賴桃兩人身邊退開數步。好容易站穩身子,眼簾中卻見桃太郎旁若無人似地開始與賴光談話,已徹底將他無視。酒吞最後僅存的台詞仍未說出便被搶白,無奈充斥著他的心中,他孤獨地緩緩倒下──連同他的戲份,蕩然無存。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