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07
19
(Mon)15:59

【三日】「『社遊?真暑訓』中篇。」

「接續前篇,那麼就從第二天的凌晨十二點說起好了。」
「這個時候我想自己是在熟睡中吧,因為兩個半小時後就要上車前往太平山看日出了。」(思

「這時候半數以上的人應該都還在玩shadowXhunter,這樣好嗎……」

「熟睡中幾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在睡意還沒消散的時候被叫了起來,『要出發囉!』這樣。」
「十四人分成兩車的我們,就這樣在深夜中坐著廂型車,前往不知道有多遠的山上──」

「需要三個小時的車程,我想應該是不短的路程吧。」
「後來聽說海拔似乎有一千八公尺,山路恐怕是佔了一大段。」

「許多人到了這個時候才開始補眠,我看了幾分鐘的夜景──一片漆黑。然後我延續了剛剛被打斷的睡眠。」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微明了,車子正在山路間震動迂迴而上,視界之中,依然只有另一輛車子的燈光在前頭忽明忽滅。」
「就在這個當兒,兩車各自有幾個人似乎快掛彩了(抓兔子)。」

「不過幸好最後到了終點大家都完好如初。」(謊?

【日出一】
「這是剛到不久的海平面,雲彩已經開始變色,大約還需要二十分鐘。」
「清晨的空氣與涼風讓人神清氣爽,雖然不得不認同有點涼意。」



「這裡是接近山頂的部份,往東邊看去,已經可以看到太平洋的海平面;我們要在這裡等待日出。」
「而這個時候也是我目前唯一一次抱怨手機照相實在是讓人淚目。」

【日出二】
「從海平面那一端透過來的光越來越強烈了。」


 【日出三】
「周圍的山景與林木在背光下顯得漆黑無比。」


【日出四】 
「突然光團消失了,但天空變得更亮。」
「我們奔波了三、四個小時左右就是為了這一幕。」


【日出五】 
「啊…這相機,好笑了,沒辦法拍到光團裡面的東西。」(!


【日出六】 
「糗了,這是什麼大爆炸前景嗎?巴、巴露斯──!」
「呱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バルスされてしまった

お.し.ま.い(違う!
 
「對不起我以後一定會搞到一台像樣的相機。」(
「在那光團之中,隱約能用肉眼看見太陽的輪廓,果然是一齣美景。」

「這個時候享用早餐是最好的時機吧,陽光美、氣氛佳。」
「只是享用早餐的地點不在此處,而是在我們上太平山的第二個目的。」

「……聽身兼導遊的司機說是因為正值枯水期,實在是沒什麼水的模樣啊。」
「時間是正值清晨,湖面還瀰漫著一股霧氣──早餐是昨天晚上提到的民宿全聯福利中心的蔬菜餅乾。」(關聯性零
 
【剩下三點九公里】
「聽說盛水期湖面是現在的兩倍大,突然有種傷心的感覺。」
「這應該是整條步道離湖泊最近的地方了吧,就在步道剛開始不久的休息區所攝。」


「這個步道叫做什麼呢…」(搔
「啊啊,總之從東口到西口的路徑全長3.9km,看著辦吧。」(喂

「因為是主打從很久很久以前便開始生長的苔蘚,沒記錯是叫做『奧陶紀苔蘚區』。」
「『聽說』零點一公分就需要百年的時間才能產生,啊…總之,不要踩到步道以外的地方就好了的意思。」

【剩下三點九公里】 
「在苔蘚滿佈的林地裡面因為生命消逝的樹木也不少,這一株已經死了,但上頭的苔蘚依然存在。」
「而且還對步道上遊客造成一些阻礙。」


【剩下三點九公里】 
「步道繞了這棵樹足足有半圈之多,光從樹洞看過去的景象不錯。」


「其實苔蘚區的部分步道極窄,異常的難走。」
「而身兼導遊的廂型車司機(一直強調做什麼)大約在八百公尺的地方就往回走與我們分開──為了把車開到出口處等待。」

「這個時候隊伍已經開始拉長了,形成了各自的團體。」
「想當然耳分成了超‧急行軍團、急行軍團、行軍團、普通團與蘑菇團…呃,我應該是最後一團的造就主因吧。」(

【剩下三點九公里】 
「出了奧陶紀苔蘚區,又可以從林間看到湖泊,只是已經離得挺遠了。」


「在殘存的記憶之中,對林間步道的印象只有:『走』、『上階梯』、『下階梯』、『過橋』、『拍照』、『休息』這幾項而已。」
「蘑菇團一共有五個人,可是換句話說也是最能享受步道樂趣的一團吧。」(?

「因為步道實在是太長,只好簡潔地帶過了;不然接下來的行程恐怕會有人沒耐性。」(

【剩下三點九公里】 
「好久不見的第二休息區,我們已經完全落後了呢;還是有點涼意,現在應該才六點多吧。」


【剩下三點九公里】 
「無數向上階梯的其中一個。」(…


【剩下三點九公里】 
「向下?不不不,是回頭拍啊…」


【剩下三點九公里】 
「到現在還是很納悶為什麼要刻意從樹下鑽過去呢。」(…


【剩下三點九公里】 
「……好矛盾啊,明明什麼都沒看到的。」


【剩下三點九公里】
 「開始向下了,終於。大石頭後面階段似乎有點損毀,直接跳過去。」


【剩下三點九公里】 
「途中會不定時出現一些好像很久沒人動過的告示牌,有些還長了苔蘚了。」
「真的有人會看嗎?」(汗


【剩下三點九公里】 
「很陡的向上階梯,又要往上了嗎!」


【剩下三點九公里】 
「喜歡這一段階梯,被樹木擠得有點窄,不過感覺不錯。」(?


【剩下三點九公里】 
「又跑上去拍這座橋,一共有十座;我們走了少說一半了才越過第二座橋。」
「話說這橋上的名牌是『第九號』…意味著我們走反了嗎。」


「此時我發現某個植物介紹似乎不是這麼地單純啊……」

【剩下三點九公里】
「──『具有無限生長的能力,淡綠清新、模樣可人的李白』。」(!(誤植


【剩下三點九公里】 
「號稱是以前用來作為『集木柱』的樹木,此時我才發現原來手機相機也可以調整鏡頭遠近。」(


【剩下三點九公里】 
「第八座橋,離終點越來越近的指標啊。」


【剩下三點九公里】 
「第八號橋開始又可以看見那湖泊,看樣子我們已經繞了一大圈了沒錯。」


【剩下三點九公里】 
「然後莫名奇妙的現在橋上常常會出現類似這種的東西。」(


【剩下三點九公里】 
「以前用的車站嗎,旁邊還保留著鐵軌。有種隱士居所的感覺。」

「就在下一座橋,我們發現了前頭小隊所留下求救信號──

【剩下三點九公里】 
「……走那麼快當然會死一票人的吧?該說什麼。」


「當我們再走了一段靠著山壁的路之後,前面又出現了一片樹林。」
「不過十座橋也全攻略完畢了,應該剩不了多遠了吧……」

【剩下三點九公里】 
「入林前最後一張,總之,這條環湖步道有四分之三似乎都是在看不見太陽的地方行軍。」
「啊,前面的人已經在催了──不加速不行。」

「步道不是比賽啊諸位,不用這麼急著走吧。」(!
「光是這一條大概就快全滅了大家,我想充足的睡眠果然還是必要的吧……」

「自己也快沒體力繼續拍下去了;短短六個小時,沒想到拍了這麼多,某方面來講真的是自作孽。」
「第二天接下來的行程的充實度,跟第三天合在一起似乎都沒這麼多。」

「──還是留到……晚點吧。」(死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