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_09
13
(Sun)04:25

「聽君一席。」

「該怎麼說──」(被巴

「……對於超自然相關的存在,我總是沒辦法明確的去相信,
「更別說是了解。」

「原本我對於是否有鬼、靈魂這一類事物的存在,可以說是偏向不太相信的那一邊;
「現在我是很期望──或是渴望:這是既定的事實。」

「原因嘛就不多贅述……」

「或許,我很容易接受『命運』、『命中注定』這一類的詞句。」

「以現在的時間來看,前天──我親生母親的朋友稍稍解開了我心中的結……
「雖然並不是完全。」

「我覺得,跟過去比起來,自己變得比較放得開了?」

「他很直接的道破我的疑問,彷彿能看穿我現在的狀況。」

「很神奇。」

「一言蔽之的話,就像下了帖藥;
「治病、去毒、養身,修補我一部份崩壞散落一地碎片的心。」

「這兩天晚上,就像風平浪靜的大海一般,
「很安靜,僅有海風在海面上游走。」


「這樣對我自己而言,有點異常……
「不可置信──那種不普通的學問。」

「看看情況……希望不要只是一兩天的持續時間而已。」

「而且,今天還要帶消息給她……」(望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