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11
09
(Tue)02:13

【第四ページ】「做什麼都好的話…」

「一個月是很長的時間。」
「如果把這段時間填滿的話,我想可以做無數的事情吧。」

「我想先忽略掉睡眠的時間。」
「畢竟睡眠基本上都會佔去每日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時光。」(默

「所以…如果每天都能用到二十四小時…」

「可是如果侷限在一個月的話,似乎也做不了很多事情。」
「不好意思,我先把一個月擅自擴大到沒有所謂的限制好了。」(咦


「我會想把一個月先分成許多部份。」
「然後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蛤


「啊不是…」

「想看到過往的一些人。」
「與其說見面之類的,不如說是只要『看到』就好了。」(思

「如果真有所謂的投胎轉世或是天堂地獄,能親眼目睹一下也是不錯。」(?
「啊…說穿了只是稍微有點放不下心,對吧。」

「現實一點地講的話,從幼稚園到高中的同學都想再次聚一聚呢。」
「不知道各位已經變得如何了,是否朝自己的夢想邁進著。」

「雅文的相簿雖然偶爾可見,已經一失過去的形象了呢。」
「畢竟是國中國小的事情了,所謂女大十八變嗎?」(意味不明

「啊啊…突然好想回到過去的校園時光。」(


「想不受外力影響的閱讀。」
「例如說金庸、古龍的武俠作品,還有某些自己經過書店卻無暇翻閱的書籍。」

「脫離能窩在浴缸看書的時期少多已有數載…那真的是非常奢侈的時光。」


「想拜訪各處自然風景。」
「比方說老早就想去的牧場或是山上,一些遠離都市塵囂的安靜處所。」

「國外的風光那些,也很想親眼看到除了鋼筋水泥外的景色。」
「當然像是電影中常出現的清晨的歐洲街道、日本木造屋林立的小鎮…」

「拍幾張照下來什麼的。」

「回到原點的話,似乎從來沒坐在湖邊野餐過,那對自己而言依然是一種遠不可及的享受吧。」


「想從事未親身體驗過的活動。」
「那些只聞其名而未親身參與的,賞花賞雪、乘船渡洋、攻山泛舟…」

「其它或許是國外的節日,潑水節、奔牛節什麼的活動,也很想看看。」
「那種多人同樂的巨型節慶,遠比單純的煙火演唱會同人展還來的引人注目吧。」(搔

「希望不會在奔牛節被踩到地上就好了。」(?


「想充實自己的才藝與能力。」
「老早想學無數的技藝了,從棋藝、繪圖、樂器演奏、醫學知識,到小道具的雜技…」

「受到祖父的影響,內心小小一塊很想追隨助人的道路。」
「那不是我的興趣,可是既然學了說不定能夠幫助到誰的話,我想我是願意學的。」

「關於棋藝,我深深覺得下棋是很結合心理與策略的一種成長方式。」
「日本的將棋、西方的西洋棋,還有也是從古代傳來的圍棋等等,在彈指之間模擬戰爭。」
「我認為應該可以從它們之中體悟些什麼…只是不太清楚。」(望

「繪圖這一門已經不是鮮少人所知的事情了。」
「那是一種我覺得必須在紙上不斷動筆才能習得的技藝,可是坐在桌前拿著筆卻不是文字類的創作…還是定不下心。」
「看來這也是需要耐心與時間修練的技能。」

「樂器的部分…喜歡音樂,是沒錯,或許我也想親手奏得一手好曲吧。」
「我想把自己泡在音樂或是歌曲之中,也想把樂曲的好處帶給別人。」(…
「附帶一提,長笛是我最喜歡的樂器。」

「…這樣下去應該是說不完的,想學的東西爆多的。」

「小雜技的部份,嚴格說來可能像是槍械、槌球、魔術方塊那類的手上把玩的物事。」
「比起PSP或NDS等等的,這種要花到…嗯,大量金錢的東西,真的不是很吸引我。」

「儘管有些遊戲我也很想玩。」(默

「另外不能夠說是『雜技』的部份嗎,就是武術吧。」
「雖然明知道像是『黯然銷魂掌』那種武功沒可能在現代出現,不過還是對那方面稍稍有些憧憬吧啊哈哈。」(喂


「想待在…的附近。」
「無論是帶入母親大人也好,家人也好,恩師也好。都可以的啦…」

「不過真正想講的還是心儀的對象吧,無論有亦或是沒有。」(望

「一公尺,是種奢侈的距離;太遠感受不到;太近則影響對方。」
「偶爾分開是好事,因為會期待著下一次。」

「如果屬於我的喜悅,可以讓他人欣喜,那我也會更開心吧。」
「說這些…似乎還稍嫌過早。」

「從『魂牽夢縈』的字面上看來倒是…儘管。」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